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盛宠为嚣张妃》天下为聘盛宠嚣张妃小说 第3章 我会陪着你 盛宠为嚣张妃LOLI

《盛宠为嚣张妃》天下为聘盛宠嚣张妃小说 第3章 我会陪着你 盛宠为嚣张妃LOLI

发布时间:2020-05-05 18:45:57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骆冰清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盛宠为嚣张妃》由骆冰清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齐若妍,战群,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晚清浅吃痛,皱着眉却不发出任何的声音。 “啧啧,好是*的丁香小舌,既然是哑巴,留着舌头也没用,不如给割了,哈哈――”她仰天大笑,

>>>《盛宠为嚣张妃》在线阅读<<<

《盛宠为嚣张妃免费试读


晚清浅吃痛,皱着眉却不发出任何的声音。

“啧啧,好是*的丁香小舌,既然是哑巴,留着舌头也没用,不如给割了,哈哈――”她仰天大笑,笑声阴险。

那吐出的话语更是让晚清浅脸色一白,这女人,好是心狠,也极致变态。

她拿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在晚清浅面前摇来摇去:“割掉舌头也有一个好处,服侍老大的时候不会去想着咬舌自尽,以免破坏老大的兴致。”

晚清浅冷眼看着红衣女子,即使她的匕首贴在她的唇上,她也没发出一个害怕的音节来……

割掉她的舌头,对她来说没有好处,血淋淋的伤口不可能在他们老大面前呈现,再者言,也破坏美感。

她是笃定,她不会下手的,此举,不过是试探而已。

而事实上证明她的猜测是对的,红罗冷笑一声,收起匕首才道:“果然是哑巴,绿衣,蓝裳,伺候她沐浴。”

红罗话落,便进来两个女子,一个长相貌美,一个平凡无奇。

“遵命,红姑娘。”

在两名侍女的张罗下,晚清浅被她们扒掉衣服,在木桶中净身。

雾气萦绕中,晚清浅眼神朦胧……凄凉无限……

天色沉寂下来,夜幕低垂。

转眼,屋子里就亮起了红烛。

晚清浅被裹得紧密,躺在床上,动惮不得。

屋中只听到蜡烛燃烧发出的噼啪声,她的清眸落在蜡烛上,见红烛残泪,似是为她哭泣,心中一酸。

等了许久,回廊上响起脚步声。

时候终究是到了吗?今天晚上,她就要被送去侍候那素未谋面,却恶名昭彰的山大王?

心,沉入了无底深渊中……

晚清浅嘴边逸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几经折腾,她就被两侍女给抬到了山大王的寝居,这里比起她白日住的地方要奢华许多,可是她此时哪有心思顾及这些,一想着,等下山大王就要进来,浑身就泛起鸡皮疙瘩。

“不要挣扎,不要反抗,否则有你好果子吃的,大王可不会怜香惜玉,你若是惹怒他,很可能就会招来杀身之祸。”红罗在临走前,冷冷地警告着她。

她眸中流露出一种悲哀的讽刺,杀身之祸?与其被人凌辱,不如一刀来的痛快。

不过,不到最后关头……

她是不会轻易轻生的,她怎么舍得娘亲,怎么舍得凌哥哥,怎么舍得呢……

天,晚清浅却只觉得冷,冷意在骨髓里几乎泛滥了。

白色的绸布缎子紧紧地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子,像一只被束缚的蛹,怎么挣脱也挣脱不出浑身的束缚。

晚清浅睁着黑白分明的眸子,绝望地望着帐顶,盈盈秋水剪瞳中,水汽氤氲。

房间外头粗鲁的打嗝声似一只手扼住了她的喉咙,晚清浅闭上眼睛,睫上盈着的泪滴,宛若清晨花瓣上的雨露,欲落不落,衬着那红色的烛光,越发显得凄楚可怜。

“吱呀”一声,却是房门被推开了。

晚清浅浑身不可抑制地颤抖着,整个人更是犹如跌入浅窖。

如果躲避不过,她宁愿咬舌自尽以保青白,可是万恶的红罗女,在她嘴中塞了软绢,她是连自尽的都不能自主了……

一个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吧?晚清浅攥紧着手掌,指甲深陷掌心中,痛楚一波波地席卷而来。

脚步声伴随着不时的打嗝声,由远而近地传来,拍打着晚清浅几乎麻痹的心。

“哈哈,听老五老七说今天的小娘子是个上等货色。”

就在床头,晚清浅听着那山寨大王粗噶地说道,她犹如垂死的野兽挣扎着却徒劳无功,不过那双眸中却是写满着深深的惧怕。

晚清浅心中一寒,只觉得冷意寒颤,她嘴中发出闷闷的哼哼声,别说是谈个交易,是连句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

满脸都是络腮胡的山大王瞧着她的模样,啧啧叹道:“哟哟哟,瞧着模样,真让爷我心疼呐,爷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就是求饶吗,可惜了,呃,爷我今日兴致不错,呃,保管会让你舒舒服服的,你啊,就死了求饶的那条心啊。”说着,他的手正要拍拍那细腻而又弹性的肌肤……

正在此时,那扇门,被一强劲的力道推开,嘎吱一声,一股寒风……穿门而入!

山大王只是一个转首,下一刻,他的头颅已被一把银色长剑给削下!生死,便是在一瞬间的事了。

热乎乎的血液,带着浓重的血腥味,喷洒在晚清浅的面上,过度惊吓的她只是大大地睁着眸,甚至连呼吸都要遗忘了。

山间的风是清冷的,袭向晚清浅身子的时候,她浑身打了一个寒颤,意识渐渐地回拢,恐惧的心也仿佛有了着落,她想要看清楚那个杀害山大王的何许人物,转过眸子的时候,只见一个身穿藏青色长袍的男子,一柄长剑支着地面,发丝凌乱,从鬓间垂下……

“唔唔……”晚清浅想让那人给自己拿开嘴中的软绢,顿时那人猛然一抬头,银色的面具在烛光中散发着阴冷的寒光。

晚清浅心一颤,那双镶切在银色面具中的双眸,呈现着血红色!诡异的红光在眸间流转浮动……晚清浅惊骇地瞠大着眸子,定定地望着他。

如此沉寂的夜,那人的存在,只如妖孽。

想吼却吼不出来的痛,想哭却没有眼泪的干涩,让晚清浅重重地跌入了地狱当中

痛的不是身子,而是那没有依附的灵魂……

她从此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

一杯梨花酒,却许来世情。

再次醒来,是被压抑的低泣声吵醒的,晚清浅(简称浅)感觉自己糟透了,不但身体忽冷忽热,头疼欲裂,而且右臂更是疼的难以忍受。

“不许哭!吵死了……”很好,连嗓子都哑了,难怪疼的火烧火燎的。

“小姐,你醒了!”带着哭腔的弱弱女声从床的左面传来,浅睁开眼转头看见一个愁眉苦脸的少女,脸上还挂着两行泪,眼中却带着惊喜与担忧。

“小姐整整昏睡了三天,绣儿以为你再也不会醒了,都快担心死了!”说着又开始嘤嘤的哭。

浅头疼的想受折磨的又不是她,她哭的那么伤心干嘛!摸了摸疼的彻骨的右臂,固定了夹板,看来已经得到了很好的诊治,环顾四周,摆设与那晚所见到的明显不同,朴素了许多,说难听点甚至有些破旧……

《盛宠为嚣张妃》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骆冰清)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齐若妍,战群)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骆冰清)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盛宠为嚣张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齐若妍,战群),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盛宠为嚣张妃

盛宠为嚣张妃

作者:骆冰清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骆冰清)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齐若妍,战群)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骆冰清)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盛宠为嚣张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齐若妍,战群),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