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种地的武神》种地的武神txt下载 m.80txt.com 第二十一章 流锋刀法 种地的武神罗御

《种地的武神》种地的武神txt下载 m.80txt.com 第二十一章 流锋刀法 种地的武神罗御

发布时间:2019-10-19 02:43:42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与天论道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种地的武神》的小说,是作者与天论道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两具尸体倒在山洞之中,想来时间不长,他们就会进入各种野兽的腹中。左天和不禁有些迟疑,不知道是否该将罗教习,给掩埋一下。 “小兄弟

>>>《种地的武神》在线阅读<<<

《种地的武神免费试读


两具尸体倒在山洞之中,想来时间不长,他们就会进入各种野兽的腹中。左天和不禁有些迟疑,不知道是否该将罗教习,给掩埋一下。

“小兄弟,不要迟疑!我们快走!”

左天和的眼中,顿时露出了挣扎之色。想起罗教习这人,素来对人亲厚,他实在不愿看他曝尸荒野。

“前辈!你们先走,我这就追上来!”

左天和心中暗叹,他终于还是断然做出了决断。无关之人,死的再多他也不会动心,可稍微有关之人,却是不能不管。

“唉!我来帮你!”

那墨泓君轻叹了一声,眼中竟是闪过了赞许。这果然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年轻人啊!

三人快速动手,很快就在不远处的松土地之中,挖出了一个大坑。顺便,左天和还知道了,那个女子名为墨菲,乃是这老者的亲生女人。

三人携手埋葬了罗教习,相互之间也是感觉亲近了不少。墨泓君也是下意识的,就将左天和当成了自己人,什么事情都不瞒着他。

“走!”

左天和主动抓住那囚笼,跟着墨泓君招呼了一声,三人顿时向前冲了出去。

时间飞快的流逝,日头偏西之时,那刘翠娥的身体,终于恢复了正常。按说,这个时候,正是三人应该加速赶路的大好时机,可墨泓君却是停了下来。

“轰!”

左天和将那囚笼扔在地上,他一边使劲揉着自己,酸肿无比的手臂,一边忍不住奇怪的问道:“前辈!我们不抓紧时间赶路么?”

“不必了!我们现在状态都是不好,要是遇到什么危险,只怕连反抗之力都没有了!而且,我们只需休整两个时辰,剩下的时间赶路,足够赶到青松岭了!”

之前他已经说过,只要赶到了青松岭,就算是安全了。因为青鱼门已然在那里,安排下了强者接应。

“呼!那就好!”

左天和松了一口气,半躺在地上休息。时间不长,他目光转动间,却是忽然取出了一个小瓶子。

“前辈,你看我这枚锻骨丹,是不是哪里有什么不对啊?”

将那瓶口打开,一股清香之极的药味,猛然就向着四周,溢散了出去。这一瞬间,就连三人身上,乱七八糟的异味,也似乎都被压制下去了。

“嗯?这是什么东西?不可能是锻骨丹吧?”

盘膝而坐的墨泓君,猛然站了起来,他探头过来看,却是看到那小瓶子之中,并没有什么丹药,只是有一个米粒般的小黑丸子。

“奇怪,这是什么啊?锻骨丹绝不会有,这么浓郁清新的味道啊?”

看他在那里不住的啧啧称奇,那一边的墨菲也是忍耐不住好奇心的驱使,将头给凑了过来。

而就在两人都在看着那小瓶子的时候,那一边的刘翠娥,却是猛然呜呜咽咽的叫了起来!

她嘴里塞着东西,之前和左天和说话,都是神魂传言。故而别人并不知道她说过什么,只是所有人都知道,左天和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

听到这声音,墨家父女自然是齐齐扭头,向着那边看去,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左天和却是猛然出手了!

“嘭嘭!”

他双臂猛然一挥,就重重的打在了这父女二人的后脑之上!两人猛然全身一僵,都是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下一刻,他们只能不甘心的昏死了过去。之前的战斗,实在是消耗了他们太多的精力和气血,若是不然,左天和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得手。

“杀了他们!快!杀……”

“闭嘴!”

左天和轻叱了一声,他竟是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先将那枚黑土地出品的锻骨丹,给香咽了下去。他确定,下一刻,自己绝对会水到渠成的,进入忘体境的第六层!

“轰!”

一股强悍无比的药力,猛然在左天和的丹田之中爆开,就像是无数团炽热狂暴的火焰一般,向着他全身的经脉之中冲去。

“这么猛!”

就算是早有心理准备,可如此狂猛霸道的药Xing,还是远远超出了左天和的意料之外。若是认它肆虐,只怕时间不长,自己就要爆体而亡了!

左天和心中大叫可惜,可他并不是一个太过贪心的人,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已然疯狂的暴涨到了忘体境第六层的后期,他再不犹豫,直接就松开了牙关。

下一瞬间,庞大的压力冲撞着他的神魂,顿时让他昏死了过去。一声微不可闻的鸣叫,却是忽然在他的胸前响起,那是天鹰兽顺其自然的,承担起了守护主人的责任。

将这没奇异的锻骨丹,九成以上的药力,都给埋入了地下,左天和自然是心疼无比,可想来以后在这里修炼,效果会更好一些吧?

“呼!”

左天和猛然吐出了一口热气,他再看向刘翠娥的时候,却是已然充满了自信。那发自内心的一切尽在掌握的气势,自然都是因为刚刚进阶,而带来的错觉了。

“杀了他们,放我离开!”

“你疯了?”

刘翠娥顿时沉默了下来,她之前还充满了激动和惊喜的目光,也是渐渐的黯淡了下去。事情的发展,似乎远没有她所想象中那么顺利。这个看似普通而谦逊的少年,也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么纯真无知。

时间快速的流逝,两人默默对视,谁也没有打破四周宁静的气氛。甚至,左天和微微眯眼,似乎极为享受,这夕阳下的平静。

可那墨家父女随时都能清醒过来,他真的就不担心么?

“你到底要怎么样?”

终于,扛不住时间所带来的压力,刘翠娥忍不住先开口了。

“听说你有一套刀谱?”

“那我又能得到什么?”

左天和却是沉默了下来,他是不会给出任何的承诺的,一套不知道深浅的刀法,还不值得他去背信弃义。

“好!就凭你给我一口水喝,这流锋刀法我教你给就是了!不过,可惜这刀法,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学会的。至少我们夫妻,都没有能够将之参悟出来!”

左天和不禁微微皱眉,他们夫妻,可都是凝魂境的古武者啊!

“好!我保证,你至少不会活着,出现在青龙山!”

时间不长,一篇奇异的刀谱,就传递进了左天和的识海,左天和微微的扫了一眼,他却是终于叹息着,给出了一个承诺。

“是吗?那可真好,多谢你了。”

刘翠娥的脸色,顿时灰白了起来,可她的感谢,却也是发自真心的。之前的逃生奢望,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已,能够不活着进入青鱼门,已然是值得庆幸的事情了。

左天和稳了稳心神,却是又一次入定了。

流锋刀法,极为的简单,甚至它根本就没有刀招,只是讲述了一种发力的技巧而已。流锋,流锋,无中生有的变出刀锋,再将它如同流光一般,随心所欲的发射出去!

这刀锋,也不算太过神奇,不过,若是能够掌握,无疑会让左天和的战力,猛然暴涨一大截子!

那刀锋,可是号称无坚不摧的!

微微揣摩了一下,左天和已然将这刀法的原理,尽数了然于胸了。本身,这刀法也是不难,唯一的难处,就是生出那如同流光一般的刀锋!

“不行!除非是那种,传说之中,天生蕴含瑞金属Xing的古武者,否则绝对不可能,掌握这一门刀法!”

左天和心中哀叹,这一笔买卖,风险不小,可这收获却是也太低了一些。难怪那刘翠娥,如此轻易的就将这刀法给交了出来,原来这根本就不是普通人可以修炼的东西!

左天和心中暗骂,他知道,若不是自己表现的太过从容冷淡,那这刘翠娥最大的底牌,只怕是想要对自己这个,懵懂无知的少年,使用美人计的吧?

一旁的墨家父女,还在呼吸均匀的沉睡,左天和骤然得到一本,还算是不错的刀法,却是无法修炼,他又岂能安心?

也不管行不行,他还是努力的,放松了精神,一点点的昏睡了过去。

再一次来到那块黑土地之上,左天和也不知道该怎么Cao作,他只是努力的,施展出了那套刀法。

可惜,四周平平静静的,并没有刀光的闪现。

“唉!果然是不行啊。”

左天和试了一次,也就死心了,他无奈的坐在地上,双手顺势放在背后,按住了那方黑土。

“嗯?”

下一瞬间,一股股强悍无比的土系能量,竟是顺畅之极的,经由左天和的手臂,流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呼!总算没有白白浪费那枚锻骨丹,只是可惜了,我需要的不是土系能量啊。”

左天和心中稍感安慰,却是又更加的无奈了起来。不过,下一瞬间,他却是猛然想到了一句话。

“五行之中,土能生金!”

“去!”

他猛然伸手一挥,一道流光一般的刀锋,竟是真的劈了出去!

左天和心中大喜过望,他一下子,就从梦中惊醒了过来。而还没等他扎耳挠腮的,得意多久,那一边的墨家父女,却是发出了无意识的声音。

他们即将,清醒过来!

《种地的武神》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与天论道)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慕容乾,慕容寒)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与天论道)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种地的武神》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慕容乾,慕容寒),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种地的武神

种地的武神

作者:与天论道类型:玄幻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与天论道)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慕容乾,慕容寒)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与天论道)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种地的武神》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慕容乾,慕容寒),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