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鬼嫁娘》鬼嫁娘迅雷下载 【第十五章】牛头马面 鬼嫁娘straight直人文

《鬼嫁娘》鬼嫁娘迅雷下载 【第十五章】牛头马面 鬼嫁娘straight直人文

发布时间:2019-10-18 08:48:17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张巫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鬼嫁娘》是张巫所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那张,小文,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十五章】牛头马面 “小家伙,她跟你说没有办法是为了你好。”幽幽扬扬的声音突然从头顶传来,我、柳随风、化羽凡都看过去,不过因为

>>>《鬼嫁娘》在线阅读<<<

《鬼嫁娘免费试读


【第十五章】牛头马面

“小家伙,她跟你说没有办法是为了你好。”幽幽扬扬的声音突然从头顶传来,我、柳随风、化羽凡都看过去,不过因为天色太暗,又是背光,他们两个怎么样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没看清来人,只是听声音看体型都很熟悉,不过现在我脑子乱成一锅粥,根本就想不起来这究竟是个谁?

突然一破空声响起,一张扑克牌径直射进了我身边的土里,随之腾在半空的柳随风也落了下来,“嘶嘶嘶…”的吐着信子,身体蜷缩成一团,那人懒洋洋地继续说着,“小蛇,你还是乖乖呆着的好,我看他今天印堂黯淡,一道血光直贯天灵,这是他的命劫到了,无论你怎么做,他都是躲不过的,那小子,”显然那人在与我说话了,“要救那女鬼现在只剩一法了,就是我施法帮你元神出窍,元神出窍也就成了游魂,游魂就能够进入阵法当中,不过你没修习道术,元神不稳,强行抽离有很大的危险,而且阵中究竟是怎么样状况我也不清楚,所以可以说是前途未卜、危险重重,很有可能你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你到底还要不要试,自己看着办吧。”

“再也回不来?”这一句话让我不由得心头一颤,我对欢姐一往情深,就算是让我为她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辞,可是这一去不回…这一去不回我家中还有两鬓斑白的老爹,他孤零零一个人抚养我长大,我现在眼看就要能够挣钱孝敬他了,如果我一去不回老爹怎么办?我回不来难道就留他孤零零一个人?心里莫名一阵抽搐,可是欢姐散魂时的那一声忘了她,还有消散在空中的泪,我不能负了她,我不去拉她回来她又何尝不是一个人孤零零无所依靠呢?

就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老爹常跟我说的一句话又在我耳边响起,“小巫呀,你要记住,大丈夫生于天地间,但求问心无愧,认为该做的、要做的就去做,哪怕是错了也不会后悔。”

“大丈夫生于天地间,但求问心无愧,问心无愧!”重复着老爹的话,向着家的方向双腿一弯就跪在地上,“老爹,儿子要去做一件事,如果不去恐怕我这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回不来的话,就请原谅不孝子未能在膝前尽孝。”说罢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脑门儿都红了一大片,一旁的化羽凡神色微变,踏前一步要说些什么,却被柳随风出言阻止,柳随风淡淡的说道,“他的选择就让他自己去做好了,咱们能做的就是在这里等他回来。”

“好,”那人轻轻拍了两下手掌,语气中也少了些许淡漠,“你盘膝坐在地上,意守丹田,跟我念,天地浩荡,慰吾身形;四方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真灵;金身不灭,元神出窍,急急如律令!”

“天地浩荡,慰吾身形;四方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真灵;金身不灭,元神出窍,急急如律令!”最后一字出口,只觉天旋地转,眼前瞬间一片漆黑,那感觉就如同是从光明处突然进入黑暗一样,转瞬的功夫就又恢复过来,抹了下眼睛,睁眼去看却发现不知何时已是天地色变。

浑浑噩噩不知何处,入眼处尽是茫茫黄沙路,朔风横吹,卷起尘烟滚滚,累累白骨重叠,数不尽黑气袅袅。

“怎么回事?我在哪里?”惶惶然转身看向四周,蓦地停下,只见西北方向远处有一隐隐城郭轮廓。

“嗯?”上下打量了我此时身上的打扮,通体月白色长袍,很像是古装剧的那种,头发也是长发披散在肩膀上,“我靠,我这元神出窍的不会穿越了吧?”

“穿越你妹呀穿越,你现在注意了,我已将你元神送入阵中,再往后就要看你自己的手段了,拿好了,”那神秘人听起来淡漠中透着三分慵懒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然后我的双手一沉,看去,左手手中多了一盏九瓣鎏金莲花灯,灯内正燃着一缕橘红中带着一抹赤金色的火焰,右手里则是一根红线,红线一端系在我腰上,另一端则一直延伸到虚空中,“这九瓣鎏金莲花灯中之火是你的本命火,是你的一口阳气所化,一旦本命火熄灭,你就会真的变成鬼魂,不可能再还阳,这根红线是魂锁,是链接你元神和肉身的,被我下了咒法显形出来,一旦你想要回来沿着这道魂锁就可以找到我了,好了,时间不多了,快去吧!”

那人话音刚落,只见四周阴风突起,本是昏黄一片的天空更是阴沉下来,两道一人多高的风旋沙柱拔地而起,狂暴的风吹的我一阵晃动,勉强才稳住,待眼前飞沙散落,风旋中现出两个人来,这两人都是身材高大魁梧之辈,目测也要有一米九以上的身高,腰宽背厚、膀大腰圆,上身赤膊,露出块块坟起的硕大肌肉,左边的皮肤发黄,人的身子却偏偏生了个牛的脑袋,手里提着一杆五股烈焰托天叉,嘴里还叼着根麦秆儿,右边的人皮肤倒是白皙很多,不过却是人的身子长了张马脸,头顶戴着个草帽圈儿,肩膀上担着水火无情棍,两条胳膊搭在棍上,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牛头马面?姥姥的,能不能不这么齐全?”我入阵之前,那神秘人通过些手段跟我单独交待了几句话,说是这大阵他虽然不太明白,不过有一点他还是清楚的,那就是这大阵中很有可能有一套自己的冥府班底,这一点从被我和柳随风干掉的黑白无常身上就能看出点端倪来。

“你是何方人士、姓字名谁,因何故而亡,老实交代,否则就先让你尝尝我的棍子,再带你去见阎君。”马面厉声喝问,同时手中水火无情棍已经压在了我的肩头。

“老马你等等,我怎么觉得这小子有点儿古怪呢?”牛头围着我转了圈,突然五股烈焰托天叉也是一横压在我脖子上,惊声问道,“你是何方道士?竟然敢元神出窍进我幽冥地府,当真是不想活了!”说着一尺半长的叉尖就要往里扎。

那马面听了也是一惊,见牛头下杀手却是水火无情棍砸下,磕开了大叉,“老牛,你糊涂了,这人既然能元神出窍就绝不是普通人,你要是就这么杀了他,惹出什么祸先不说,就是阎君那里也不好交待,我看咱们还是带他去见阎君,交给阎君处理好了。”

这牛头不愧是牛头,呆头呆脑的还真对得起他这个牛字,马面拉着牛头到一边嘀嘀咕咕说了半天,他们倒也不担心我逃跑,不过我也不会逃跑,因为这一望无际的大开阔地往哪儿跑呀?看着商量完的两个家伙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走了回来,一左一右架着我的胳膊就向远处的城郭走去。

“哎,我说两位大哥,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呀?我就是来找个人的,找到就走,不用见什么阎君这么麻烦吧?”我用力后缀不走,我可不想去见什么阎君,来这里就是为了找欢姐,找到就走,谁知道这么倒霉,刚到就被牛头马面撞个正着,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来找人?”马面用力一把把我拉了个趔趄,冷笑道,“这里没有人,只有鬼,你还是乖乖跟我们走吧,不然就有你的苦头吃喽。”

“这…看,飞碟!”用手向牛头、马面背后一指,企图分散他们两个的注意力然后好趁机逃走,可回头的却只有那个牛头,马面冷笑着把我直接提了起来,“你这招前面的那个小妮子已经用过了,你还是给我老实点的好!”

马面提着我就好像提着一个没什么分量的布包一样,抡了个半圈,高高抛到半空足有五六米,他也同时窜起,越过我一个标准的下劈腿砸在我的肚子上,我就以比上来时快了不止两倍的速度又掉了下去,“砰!”的一声砸在地上,差一差就摔冒泡了…

《鬼嫁娘》 精彩点评

干娘被杀,后爹黑化,画风转的太突然了。刚从zyd坑里爬出来意图洗眼睛的我又遭受迎头痛击……相比之下还是熊莉莉的悲伤境遇总能一笔带过更让人安慰。希望每一个萌萝莉的成长都不必经历痛苦,哪怕是为王的道路。不是要公主病和玛丽苏,毕竟退到底线,爱护女性和小孩子是也生物性好不好。后续剧情要是再虐洒家就只能再回去看无缺文抚慰心灵了……

鬼嫁娘

鬼嫁娘

作者:张巫类型:悬疑灵异状态:已完结

干娘被杀,后爹黑化,画风转的太突然了。刚从zyd坑里爬出来意图洗眼睛的我又遭受迎头痛击……相比之下还是熊莉莉的悲伤境遇总能一笔带过更让人安慰。希望每一个萌萝莉的成长都不必经历痛苦,哪怕是为王的道路。不是要公主病和玛丽苏,毕竟退到底线,爱护女性和小孩子是也生物性好不好。后续剧情要是再虐洒家就只能再回去看无缺文抚慰心灵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