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花木兰的悲剧人生》花木兰的一生 第七十章:生别离 花木兰的悲剧人生帝王攻

《花木兰的悲剧人生》花木兰的一生 第七十章:生别离 花木兰的悲剧人生帝王攻

发布时间:2019-10-10 08:43:43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liuxiusen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花木兰的悲剧人生》是liuxiusen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贺璋,李世民,书中主要讲述了: 木兰安慰母亲:“娘,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他们已经知道女儿从军是女扮男装了,女儿就去见他们。你老人家放心,他们不会怎样女儿

>>>《花木兰的悲剧人生》在线阅读<<<

《花木兰的悲剧人生免费试读


木兰安慰母亲:“娘,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他们已经知道女儿从军是女扮男装了,女儿就去见他们。你老人家放心,他们不会怎样女儿的!”

花弧担心地嘱咐女儿:“木兰,说话要多加小心!”

木兰出了西阁,大大方方来到魏忠岑面前。侍卫们见平时听说的威镇边关的花将军果然是女子,不禁愕然。

木兰撩裙往地上一跪:“阵前将军花木棣接旨。”

魏忠岑望着木兰,不禁在心中称赞:好一位英武女子,还了女儿容貌,仍然威风凛凛!果然是一位了不起的英雄!向木兰说了一声:“花木兰听旨。”便展开圣旨念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闻报阵前将军花木棣乃是女扮男装,替父从军,众臣惊闻,在朝争议。故命司礼太监魏忠岑携旨去宣,以正众议。旨到,花将军立即随旨进京面圣,刻不容缓。钦此。”

木兰说一声:“万岁万万岁。”大模大样地起身接旨,向魏忠岑说:“请公公和诸位先到客厅稍事休息,待我收拾收拾,便随公公进京面圣。”魏忠岑说:“好。花将军不要迟延才是。”木兰起身回了西阁。

张义兴连忙上前照护魏忠岑:“公公和众位大众,请到客厅用茶。”

魏忠岑带着侍卫去了客厅。赵俊生心里惙惙不安,连忙赶了上去,探听魏忠岑会说什么。

院里的人们愤愤不平:“哼!木兰出生入死,为国效力十二年,立功无数,竟然连出嫁也不叫人家安生!”“是啊。木兰虽是女子,可功劳卓著,难道不能以功相抵吗?”“姑娘正要上轿,却让立刻跟他走,这叫啥理呀!”“皇帝太昏庸了!不行,咱们不能让木兰跟他们走,快,把镇里人全都召来,跪地为木兰求情!”

大家说着,立刻出去召集乡亲们。

木兰卸去婚装,换上了平常的装束。木兰娘流着眼睛,拉住了女儿:“孩子,你随他们进京,朝廷会拿你治罪的。娘不让你去!”伸手抱住了木兰,哭得涕泪横流。

花弧连忙拉住木兰娘说:“皇上的圣旨下来了,不去哪行?君让臣死,臣不敢不死,这是纲常大纪,怎能违抗皇上呢?你要通情达理呀!”

木兰双手扶着双亲,安慰说:“爹,娘,二老不必担心,圣旨上只说让女儿进京‘以正众议’,并无其他。我想皇上定会念女儿忠孝和疆场立功,不会怪罪女儿,说不定还会给女儿荣耀呢。”

“女儿呀,咱啥荣耀也不要,我只要让我女儿!……”木兰娘眼泪望着木兰。

花弧向木兰娘说:“魏太监在客厅等着呢,你这样啰嗦,反而让女儿更放心不下。”又嘱咐木兰,“孩子,你随他们进京,吉凶如何,实在难料。你要多个心眼儿,注意见机行事!”

木兰答应说:“女儿记下了。”

花弧又说:“若能见到元帅,向元帅好好诉说,也许元帅能救你。”

木兰点头,强作微笑:“爹娘放心,儿定然不会有什么事的。”

赵俊生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喊了一声:“木兰……”喉咙哽咽。

花弧向老伴示意:“让两个孩子说说话吧!”拉着木兰娘离开。众人一看,也随着离去。

木兰再也忍耐不住,向赵俊生叫了一声:“赵大哥……”眼泪簌簌而下。

赵俊生悲愤地“唉”了一声,“我只说平定了胡虏,就能回来过太平日子,谁料……”愤然把拳头砸到了墙上。

木兰擦了一下眼泪,说:“赵大哥,你我对朝廷一片忠心,没想到天地昏暗,不解儿女之心!……你我两次婚期,都未能如意合卺,看来是命中注定。赵大哥不必伤心,古人云,‘大丈夫处变如常,临危如安’。天作孽,不可为。既来之,则安之吧!……”

“可……让人怎样安心得下呀!”赵俊生说着,流出了悲愤的眼泪。

木兰的眼泪又止不住涌了出来,手扶赵俊生:“赵大哥,你我恩爱,非同一般。我进京已成定局。只悔在婆母面前,没尽半天孝心。我走之后,两家老人定然担心,还望大哥对两家老人多做开导。”

赵俊生抬头望向木兰,两人四目相对,泪流不止。赵俊生安慰她说:“你放心,我一定会的!只是你此去吉凶难卜,你要多加小心才是!”

“我什么都想到了!”木兰说。“万一有什么意外,那是天让你我情分终结,请赵大哥千万不要对木兰多加思念!……”说着,忍不住痛心地低下了头。

赵俊生说:“木兰,你我恩爱,情深似海,如同天上比翼鸟,地上连理枝。我相信老天有眼,终究会成全我们!”

“但愿老天保佑!……待我面圣回来,再行婚姻大礼吧!……”木兰说着,伤心欲绝。

赵俊生如火灸心,无可奈何地叫了一声:“木兰!……”

金花和木棣惊慌失措地从洞房里出来,跑进了西阁。金花拉住木兰的手,担心地问:“姐姐,你真的要随他们进京吗?”

木棣悲痛地喊了一声:“姐姐……”

木兰双手将他们抱住,悲切地说:“金花妹妹,你我姐妹新婚,只说是双喜临门,没想到却成了分别的日子!天有不测风云,姐姐一去,孝敬父母,就落到你和木棣身上了。姐姐盼你们做一对恩爱夫妻,在二老面前多尽孝心!”

金花热泪夺眶而出:“姐姐,你放心吧。木棣才貌兼备,二老待俺如同亲生,金花自当尽妻子和儿女之责。姐姐进京,若有不测,千万设法给妹妹捎个信来。妹妹为姐姐即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金花不求同姐姐同生,但求与姐姐同死!”说到这里,泪如雨下。

正在这时,张义兴走了进来,向木兰说:“木兰,那太监急着催你上路,如何是好?”

木兰感激张义兴为她家的事跑前跑后,由衷地说:“张大爷,让你老人家多操心了!”

张义兴气愤地一跺脚:“唉!……事至如此,有啥法呀!”

木兰擦干眼泪,向赵俊生、金花和木棣说:“赵大哥,金花妹妹,兄弟,我们兄弟姐妹,胸中有千言万语,但却不容我们多说。我去了,你们多保重!”

赵俊生担心地望着她:“木兰!……”

金花和木棣也担心地望着她:“姐姐!……”

花弧夫妇走了进来。木兰双膝跪在父母面前,向二老叩头说:“二老生养女儿一场,女儿却不能为二老尽孝。以后,求二老多多保重!”然后舍下亲人,出了西阁。

花弧和老伴又跟出屋来,同时殷切地望着女儿:“木兰!……”

木兰安慰他们说:“爹娘不必担心女儿。女儿疆场驰骋十二年,什么样的厄运都过来了,进京之后,相信女儿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二老年纪高迈,有事多让我弟弟和我金花妹妹代劳。二老身体康健,女儿也就放心了!”

木兰娘满含热泪,拉着木兰:“我的儿呀!……”

花弧无可奈何,拉住老伴劝道:“让女儿去吧!……”又向木兰说,“木兰,你放心地去吧,家里的一切,你不要挂心,为父自能料理。”

一家人难割难舍。魏忠岑等得急了,带着侍卫出了客厅,在院里喊:“花将军,快快上路!”

木兰只得痛别亲人,隨他而去。

刚出大门,便见镇里百姓一齐拥来,纷纷朝魏忠岑跪下,高喊:“大人,木兰为国为民舍亲忘家,十二年不顾生死,所幸活着归里。请大人高抬贵手,不要带她走,回去奏明皇上,让她以功抵过吧!”

魏忠岑一看,男女老少,跪满了一街,一眼望不到头,不禁大惊,问:“你们这是干什么?”

张义兴上前施礼说:“大人,木兰为国尽忠,为父尽孝,为民造福,功德无量。求大人念及民心,放过木兰,回去向皇上求个情!”

民众又向魏忠岑高喊:“求大人行好积德,营廓镇阖镇百姓,至死不忘大人之恩!”

魏忠岑心里为之感动,向众人说:“在下诏命在身,岂能擅自作主?圣命不可违,请乡亲让开路。”

民众又高喊:“大人不容情,我们死也不起来!”

“抗旨乃是死罪。难道你们不必死吗?”魏忠岑威吓说。

民众高呼:“我们皆愿替木兰去死!”

魏忠岑怕犯了众怒,不好出镇,不得不求木兰说:“花将军,乡民如此,不但不能救将军,反而会惹更大的祸。求将军晓众人以理,让他们让开道路。”

木兰见阖镇百姓一起出动为自己求情,感动得落下泪来。但她知道既然天子降旨,无论如何也是无济于事的,更不愿因为自己祸及乡亲,便向乡亲们说:“父老乡亲对木兰情深义重,木兰心领了!但万岁有旨,无法不遵。请乡亲们将道路让开吧!”

民众中有人高喊:“不!木兰,我们不能让你被带走!”

魏忠岑向众人喊道:“你们这样,会给花将军罪上加罪的!”

大家又高喊:“天下无理,就让皇上把我们都杀了吧!”

木兰一听,扑通朝乡亲们跪倒,流着泪说:“众位父老乡亲,木兰求你们了!木兰命苦,一人遭祸也就罢了。如若抗旨,我全家性命难保。天不可怜,地不可怜,请乡亲们可怜我们一家吧!”

众人听了,无不流泪。

花弧从院里出来,一见乡亲们跪满大街为木兰求情,感动得不知怎样才好。他知道这样非但无济于事,反而会为木兰帮个忙,连忙向众人跪下,说:“父老乡亲对我花家如此,我一家没齿不忘!但皇上圣旨不可抗。让木兰进京,皇上也许会念及她的军功,赦免了她。如果抗旨不遵,冒犯了皇上,蒙难就不止木兰一人了!请乡亲们快将路

《花木兰的悲剧人生》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liuxiusen)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贺璋,李世民)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liuxiusen)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花木兰的悲剧人生》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贺璋,李世民),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花木兰的悲剧人生

花木兰的悲剧人生

作者:liuxiusen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liuxiusen)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贺璋,李世民)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liuxiusen)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花木兰的悲剧人生》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贺璋,李世民),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