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海底两万里》海底两万里作品简介 诱受 海底两万里GC

海底两万里

出版图书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儒勒·凡尔纳原创的出版图书小说《海底两万里》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塞伊,亚伯拉罕·林肯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我虽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水柱冲到海里,不免惊恐万状,但当时的感觉依然印象十分深刻。我突然间被抛下海,沉入二十尺深处。我虽然比不上拜伦

湖北长江传媒数字出版有限公司|更新:2020-05-14 18:39: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儒勒·凡尔纳原创的出版图书小说《海底两万里》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塞伊,亚伯拉罕·林肯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我虽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水柱冲到海里,不免惊恐万状,但当时的感觉依然印象十分深刻。我突然间被抛下海,沉入二十尺深处。我虽然比不上拜伦

《海底两万里》免费试读

我虽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水柱冲到海里,不免惊恐万状,但当时的感觉依然印象十分深刻。

我突然间被抛下海,沉入二十尺深处。我虽然比不上拜伦或爱伦·坡那样的游泳高手,但我的水性还是不错的,所以我虽说是被扔进海里,但并未慌了手脚。我猛地双脚蹬了两下,人便浮出了水面。

我首先关心的是,看看我们的船现在何处。船上的人是否发现我失踪了?亚伯拉罕·林肯号是否改变了航向?法拉格特舰长放没放救生艇下来?我还有望获救吗?

夜色深沉。我隐隐约约地瞥见一堆黑乎乎的东西在向东驶去,它的航行灯在远处若隐若现,渐渐消失。那是我们的驱逐舰。我觉得自己无法获救了。

“救人呀!救人呀!”我一面大声呼救,一面奋力地向亚伯拉罕·林肯号游去。

我浑身湿透,衣服全贴在了身上,使不上劲儿,像麻木了似的。我觉得自己在往下沉,喘不上气来!……

“救救我!”

这是我最后发出的一声呼喊。我嘴里灌满了水。我挣扎着,但身体却在往深渊里沉……

突然间,一只手有力地抓住了我的衣服,只觉得自己被猛地拉出水面,而且还听见,是的,还听见有人在我耳边说:

“如果先生肯趴在我的肩头,先生游起来就会轻快得多的。”

我一把抓住我忠实的孔塞伊的胳膊。

“是你!”我说,“原来是你!”

“正是我,”孔塞伊回答,“愿听先生吩咐!”

“我俩是同时被冲到海里的吗?”

“不是的。我是伺候先生的仆人,我就该紧随先生左右!”

这小伙子真了不起,他觉得自己做的是很自然的事情!

“那战舰呢?”

“战舰?”孔塞伊翻转身子仰面朝天说,“我看先生就别对它再抱多大希望了!”

“你说什么?”

“我是说,在我纵身入海的当儿,我听见舵手们在叫喊:‘螺旋桨和舵全都碎了……’”

“碎了?”

“是的!被那怪物的牙咬碎的。我想,亚伯拉罕·林肯号只受了这点伤。但这情况却对我们很不妙,船的舵不灵了。”

“那我们不是完了吗!”

“很有可能,”孔塞伊不紧不慢地回答说,“不过,我们还可以坚持上几个小时,我们可以利用来做很多事情的!”

孔塞伊这种遇事不惊的沉着冷静给了我以很大的鼓励。我更加使劲地游着,但湿衣裳紧紧地贴在身上,像一件铅质斗篷①似的把我缠裹得紧紧的,让我难以活动手脚,很难支撑下去。孔塞伊发现了这一情况。

“请先生允许我把你的衣服撕扯开来。”他说道。

他把折刀打开,插进我的湿衣服里,猛地一划,衣服从上至下被划割开来。随即,趁我依托着他游动时,他干净利索地把我的湿衣服给脱掉了。

接着,我也帮着把孔塞伊的衣服给脱掉,然后,我同他便并肩“航行”起来。

可是,我们的处境依然危险重重。可能尚无人发觉我们失踪了,再说,就算是发现了,亚伯拉罕·林肯号正处于下风口,无法掉转头来搭救我们,因为它的舵已经不起作用了。现在唯一可以指望的只是船上的救生小艇了。

孔塞伊冷静地分析了形势,制定出相应的措施来。此人真是非同一般!这个沉稳的小伙子如同在家里一样地镇定自若。

既然获救的唯一希望就是等待亚伯拉罕·林肯号的救援,那我们就得想法节省体力,多坚持一会儿。因此,我便决定,二人不用同时使力,免得把力气全用完了。我俩商定,一个仰游,浮于水面,一动不动,交叉两臂,伸直双腿,另一个则推着他往前游动。这种你躺我推的游法不能超过十分钟,如此这般地倒换着,我们就可以漂浮数小时,也许还能坚持到天亮哩。

希望渺茫!可是,这一线希望却深深地扎根在人的心间!何况我们还是两个人在一起。最后,我们可以肯定——尽管不太可能——就算我想把心中的幻想扑灭,就算自己想要“绝望”,我也办不到的!

亚伯拉罕·林肯号与那个鲸类动物相互冲撞发生在夜晚十一点光景。因此,我估摸着,我们还得坚持八个小时才能等到天亮。我俩交替地游,完全可以坚持游到日出。海面较为平静,这使得我们节省了不少的体力消耗。有时候,我试图透过这浓重的夜幕看到点什么,可是我只能看到我们划动时激起的一点点闪光。我看到波浪在闪闪发光,看到它们被我用手击碎的浪花,平静的海面上波光粼粼,我们仿佛浸泡在水银之中。

将近凌晨一点,我感到疲惫不堪了。我的四肢发生极强的痉挛,腿脚手臂感到僵直。孔塞伊只好把我托住,因此,保住我俩性命的重任便落在了他一个人的头上。不一会儿,我就听见这可怜的小伙子开始气喘,呼吸越来越急促。我明白,他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放开我吧,别管我了!”我对他说。

“丢下先生,绝不!”他回答说,“我已打定主意,即使是死,我也要在先生之前先死!”

这时候,海风将一团云彩吹向东去,月亮在云彩边上露出脸来。月光下,海面波光粼粼。明月让我们猛然一振,鼓起了我们的力量。我举目四下里张望。我看到亚伯拉罕·林肯号了。它离我们有五海里远。漆黑一团,看不太清。可救生艇就不见踪影!

我想喊,可是距离太远,喊也没用!我嘴唇肿胀,也喊不出声来。孔塞伊还能张开口说话,只听见他一连喊了好几声:

“救命呀!救命呀!”

我们停止划动,侧耳细听。尽管耳朵充血,嗡嗡直响,我仍然觉得有声音在回应孔塞伊的呼救。

“你听见了吗?”我有气无力地嗫嚅道。

“听到了,听到了!”

孔塞伊随即又向远处发出一声绝望的呼救。

这一次绝对不会听错!回答我们的确实是人的声音!这是一个被抛到海里的落难者吗?是船被撞时的又一个受害者吗?是船上放下的救生艇的人在茫茫大海中寻找我们吗?

孔塞伊拼足了余力,靠在我的肩膀上,我竭力忍住痉挛,顶着他,他便把上半身抬起点来,然后就又疲弱无力地松开我来。

“看见什么了吗?”

“我看见……”他喃喃道,“我看见……不过,我们还是别说话的好……保存点力气吧!……”

他看见了什么?此时此刻,我也不知怎么搞的,我立刻想到了那个怪物……可是,怎么会是人的声音呢?……现在已不是约拿①藏于鲸鱼腹中躲过一劫的年代了。

不过,孔塞伊仍然在推着我往前游。他不时地抬起头来,朝前方看看,同时发出一声呼救,回应他的声音越来越近。我只是隐隐约约地能听到这回应声。我的力气已经全都使尽了,手指都无法弯曲,双手已无丝毫力气;我的嘴痉挛地张开着,嘴里满是苦咸的海水;我冷得在哆嗦。我最后一次将头抬起,然后便往下沉去……

正在这时候,一个坚硬的东西碰了我一下。我紧紧地搂住了它。随即,我便觉得有人在往上拉我,把我拉出水面,我觉得胸腔不再发胀,然后便晕了过去……

有人在替我揉搓全身,我很快便恢复了知觉。我微微睁开眼睛……

“孔塞伊!”我轻轻地喊了一声。

“先生在叫我?”孔塞伊问。

过时候,月亮已渐渐地从水天相接处消失,但那些许的余光却让我看到了一张脸,那不是孔塞伊的脸,但我立即便认出了他是谁。

“内德!”我惊呼了一声。

“正是我,先生,正是那个想获得那笔赏金的人!”加拿大人回答说。

“您是在船撞击时被抛到海里的吗?”

“是的,教授先生,但我比您幸运一点,我几乎是立刻便站到了一个浮动的小岛上了。”

“一个小岛?”

“或者更确切地说,是站在了我们的那头大独角鲸的身上了。”

“说清楚点,内德。”

“只不过我立刻便明白了,为什么我的捕鲸叉奈何不了它,反而被它的皮给碰弯了。”

“怎么回事?那为什么呀,内德?”

“因为它是钢制的,教授先生!”

听他这么一说,我觉得自己该醒悟了,得把自己以往的看法仔细地重新审视一遍。

加拿大人最后的那句话让我改变了看法。那个现已成为我们避难之所的生物或物体,正露出半个身子在水面上,我立即爬到了它的顶上。我用脚踢了踢它。很明显,它是一个难以穿透的坚硬物体,而不是构成大多数巨大的海洋哺乳类动物的柔软物质。

但这个坚硬物体有可能是一种骨质甲壳,宛如上古时期的动物的甲壳似的,如果真的如此,我就可以摆脱原先的看法,将它归之于两栖爬行纲,就像龟和鳄一样。

可是不对!我脚下踩着的这个背脊,是浅黑色的,很光溜,有光泽,无鳞状花纹。敲击时,它会发出一种金属的回声。而且,同样不可思议的是,怎么说呢?它好像是用螺丝铆起来的金属板制造的。

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了!必须承认,这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畜生、怪物或自然奇观,这个让整个学术界困惑不解、让两个半球的海员们想入非非的象征,是一种更加奇特的东西,是人工制造出来的。

即使发现一种最离奇怪诞、最神秘莫测的生物,我也不会像现在这么惊愕的。造物主创造出种种神奇的东西来,倒并不足以为奇。可是,我亲眼目睹着一种由人制造的不可能会有的神秘东西,这就不能不让人感到震惊了!

眼见为实,没什么好怀疑的了。我们正躺在一艘潜水艇的背上。我判断,它形似一条钢质大鱼。内德·兰德对此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我与孔塞伊只能

《海底两万里》精彩评论

    网游式的无限流恐怖题材女主(塞伊,亚伯拉罕·林肯)文。标着恐怖,但是实际很好玩。女主(塞伊,亚伯拉罕·林肯)各种神操作。比如某个恐怖副本里,BOSS附身木偶吓女主(塞伊,亚伯拉罕·林肯),女主(塞伊,亚伯拉罕·林肯)起手就把辣椒塞进木偶嘴里再比如,某个恐怖怪必须唱完歌才能杀人,女主(塞伊,亚伯拉罕·林肯)在她唱歌的途中不停的往怪嘴里塞吃的,电灯泡。。阻止她唱完这首歌。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