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金夫》金夫人婚纱摄影 小说目录 金夫全文阅读

金夫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是冯霁雯,貂蝉的小说《金夫》此文是非10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冯霁雯高看了西施一眼。 这丫头虽然性子软弱,但在很多时候,思维却是很缜密的。 她的问题,貂蝉根本答不上来。 说自己是被逼的,显是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13 18:41:3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冯霁雯,貂蝉的小说《金夫》此文是非10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冯霁雯高看了西施一眼。 这丫头虽然性子软弱,但在很多时候,思维却是很缜密的。 她的问题,貂蝉根本答不上来。 说自己是被逼的,显是

《金夫》免费试读

冯霁雯高看了西施一眼。

这丫头虽然性子软弱,但在很多时候,思维却是很缜密的。

她的问题,貂蝉根本答不上来。

说自己是被逼的,显是开脱之辞,至于那一百两银子,确实是收的了。

但她一口咬定是桂嬷嬷指使的她,她全不知桂嬷嬷为何要这么做,而桂嬷嬷如今已死,其动机根本无从查证。

昨晚冯霁雯特意问过西施这个桂嬷嬷的情况。

据称,她是深受冯霁雯倚重的,由于府里没个能掌事的女主子,所以她颇算得上是大半个主人了,仗着冯霁雯的宠信,插手了府里许多事务。

总之是个很吃香的下人。

在这种情形下,她有什么理由会对自己的靠山起了杀心?

原先她以为貂蝉和桂嬷嬷是同伙的关系,却没想到竟是指使与被指使的关系,貂蝉根本不知道内情。

也是,真想做坏事,没有人会选择貂蝉这么不谨慎的同伙。

她从始至终不过是个被利用的工具罢了。

眼下看来,桂嬷嬷应当是知道的。

若不然她也不会死了。

“求姑娘饶奴婢一命……奴婢不过是一时糊涂而已!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求姑娘网开一面,再给奴婢一个伺候您的机会,日后奴婢一定做牛做马好好伺候姑娘!”貂蝉还在磕头求饶,额前已经见了红,显是怕极了。

冯霁雯看了她一眼。

年纪这么小,固然是可怜。

但她却并无太多怜悯之心。

一来,原来的冯霁雯是真的死了,所以貂蝉的手上是沾了条人命的,她既借了这具身体存活,便理应给原来的冯霁雯一个公道。

二来,她也不得不为自己日后的安危考虑。

“玉嬷嬷,可方便让官差前来处置此事吗?”冯霁雯问道。

玉嬷嬷看了她一眼,应了声“此事需要先行请示太妃”,便从房内退了出去。

貂蝉却仍不死心,觉得冯霁雯不忍心亲自让人打死她,而是通过官府处理,是尚且对她存了一份主仆情谊的,故而将头磕的更为卖力,求饶的话更不要钱一样的往外倒。

直到被两名二等丫鬟拖行了出去,还在不停的乞求着。

晌午还没过,官府里便来了人,将貂蝉带走了。

捕快临走之前,玉嬷嬷将人送出门外,与捕头塞了锭银稞子过去,嘱咐其不要声张此事。

冯霁雯虽然不靠谱,名声也已经被自己给败坏的差不多了,但若再传出府里闹出了这等人命官司,却还是有往更坏的方向去发展的余地的。

此事客观来说,与她平日的作风并无干连,她亦只是个受害者,可若传了出去,怕还是要被跟作风不好,得罪的人多等不好的由头联系在一起。

虽然这是事实,但也确实需要尽力地遮掩一下。

这个中牵连,初来乍到的冯霁雯倒是不曾顾虑到,而玉嬷嬷塞完银子将院门关起后,也未曾跟冯霁雯提起过要还钱之类的话……故而冯霁雯便无从得知此事了。

由于没能摸清真正的幕后黑手,冯霁雯很是忐忑了一阵子,总觉得心里不安宁。

暗下也不止一次地试着推敲过桂嬷嬷的动机,但由于无缘相见,连对方是何模样都不知道,也实在推敲不出什么有用的结论来。

毕竟她的专业不是犯罪心理学。

又因每日都十分忙碌,久而久之地,注意力便被转移了。

而她忙碌的原因,有一大半是来自于况太妃。

自从貂蝉的事情过后,况太妃便给她自主安排了一个‘大家闺秀速成班’。

对于这个听起来不是太让人愉快的提议,冯霁雯一开始是拒绝的,正面拒绝无果,又改用了侧面,连自己烂泥扶不上墙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可况太妃还是无动于衷,并隐隐透露出一种‘我肯教你是你的福分,你应当感到荣幸’的霸道御/姐气息。

事后,冯霁雯从西施口中得知,据玉嬷嬷透露,太妃之所以起了要调/教她的兴致,是因为再没见过比她更糟糕的官家小姐,认为若能将她教成,应是一件十分体面且具有挑战性的事情。

冯霁雯听了之后,一阵目瞪口呆。

但不管她如何拒绝,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早,大家闺秀速成班还是开课了。

玉嬷嬷做老师,日日教习她各种女子礼仪修养,从走路的姿态到如何优雅地翻白眼,竟没有她涉及不到的。

而况太妃则坐上了班主任的宝座,起着监督的作用——冯霁雯若想要偷Jian耍滑,首先需得问一问她手中的鸡毛掸子答不答应。

这样的日子,延续了足有两月之久。

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冯霁雯去的最远的地方便是去静云庵门外的那棵银杏树下,见一见时不时会过来看她的那彦成。

这一日,那彦成过来看她的时候,除了一根儿冰糖葫芦之外,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冯霁雯的祖父冯英廉,终于要回京了。

据那彦成说,冯英廉明日一早便能入京,待其进宫面圣后,回家洗把脸,应当便会过来接她回府了。

冯霁雯听到这个消息,却忽然有些紧张了。

在静云庵里呆的久了,忽然要让她到一个全新的环境里去,她心中实在没底。

通过这些日子来从西施那里得来的消息,冯霁雯大致地了解了一些当下这个时空里的情况——如今是乾隆三十二年,正是大清Chun秋鼎盛之时。而她的祖父冯英廉,隶属内务府汉军镶黄旗,官居二品,为内务府大臣,兼任正黄旗满洲都统,户部侍郎。因做了不少实事,在民间会被百姓们尊称一声冯中堂。

英廉在朝堂上沉浮这些年,仕途颇算如意,可遗憾的是家室难兴,唯一的儿子与儿媳,也就是冯霁雯的父母,早于多年前双双意外过世,只留下冯霁雯这么一个嫡女,和一个小妾所生的庶子,名叫冯舒志。

而英廉的结发妻子、冯家老太太,也在几年前因病离世。

历史学的一般般的冯霁雯,只大概记得住朝代的更迭,及每个时期的几名重要人物的经历,譬如眼下,她所知道的不外乎就是日后自封十全武功的乾隆帝,南巡中闹着要削发的皇后那拉氏,未来是十五阿哥做了皇帝,以及傅恒刘墉等人的大致情况,可对自己这位祖父冯英廉的历史走向,实在是不大清楚。

而这个与自己在现代同名的冯霁雯,更是不曾在历史书上得见过,想来是个名不经传的普通女子。

可英廉……

英廉?

这名字总觉得透着一种熟悉,好似在哪本人物的传记上曾被顺带着提起过……

究竟是哪一个人物来着?

由于记忆模糊,冯霁雯思来想去,也没能想出个子丑寅卯来。

反而是大半日的礼仪练习和有氧运动,让她很快就感受到了困意,没多大会儿便沉沉睡了过去。

这时的她并不知道,原本被他人改变了命运轨迹的冯霁雯,因为她的到来,再次被拉回了历史的正轨上,向着她原有的人生道路重新走去…

====

PS:跨年快乐!2016第一天,祝大家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章节在线阅读

《金夫》精彩评论

    还是那句话,看书看评分和评论数,而不是看评论,这《金夫》把那种秩序崩塌,民不聊生,国之将亡,妖孽四起的感觉已经写出来了。从其他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好故事,对于网文而言已经够了,金庸的大侠不需要考虑钱财,古龙的小说杀人比杀鸡还容易,茶花女是妓女,了不起的盖茨比是婚外恋。那么追求正能量和经济的逻辑性,你看什么网文,看新闻联播和公开课啊。还是王小波说的有道理:不知道为什么,傻逼总是对道德有格外高的敏感性。一帮傻逼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