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鬼嫁娘》鬼嫁娘电影 免费试读 鬼嫁娘SM

鬼嫁娘

悬疑灵异已完结

经典小说《鬼嫁娘》由张巫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那张,小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第十九章】冥纸香烛 听了这句没头没尾的“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我刚刚放松下来的身子瞬间绷紧,翻身就要起来,却被那女人又伸手按下,

|更新:2019-10-18 08:47: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鬼嫁娘》由张巫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那张,小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第十九章】冥纸香烛 听了这句没头没尾的“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我刚刚放松下来的身子瞬间绷紧,翻身就要起来,却被那女人又伸手按下,

《鬼嫁娘》免费试读

【第十九章】冥纸香烛

听了这句没头没尾的“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我刚刚放松下来的身子瞬间绷紧,翻身就要起来,却被那女人又伸手按下,柔声歉意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吓你的,只是我发现你的时候你嘴里一直在说这句话,我才想问问的。”

“哦…”我还是将信将疑,不过现在我身上有伤行动不便,就算是对方有什么阴谋诡计,我也不能立刻拆穿,倒不如顺从她的意思,等我恢复一些后再说,装作相信的样子又躺回了枕头上,随意的问道,“这里怎么这么黑呀,能不能把灯打开。”

那女人听了我的要求后沉默了片刻,转身到了屋子中间,侧头低声说了些什么,那模样就好像在和什么人交谈一样,可是我却看得清楚,那里哪里有半个人影,我的心瞬间又缩紧了些,此情此景不由得让我想起了贴吧里看过的不少鬼故事里的描写,“难道她在和那个说话?”

就在我心砰砰砰狂跳,感叹自己刚出龙潭又入虎穴之时,只觉一阵阴风扑面而来,恍恍惚惚的仿佛看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脸,然后阴风在我身上吹过,那感觉就好像三伏天跳进冰水里一样,全身一个激灵,随着阴风消散不见,我用力摇摇头,刚才那张人脸让我再也躺不住了,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哗啦…”一声,那女人拉开了窗帘,外面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窗射进来,阴暗的房间顿时明亮起来,我也总算是看清了那女人的模样。

栗色的大波浪卷发扎起垂在胸前,有一点点婴儿肥的瓜子脸,乌珍珍的眼睛,眸子是淡淡的血红色,樱桃小嘴儿,鬓边几丝卷发挡住了耳朵,细嫩的脖颈,穿着一件半透明的半截袖,胸前印着一只呆头呆脑的功夫熊猫,下面一条水洗色的牛仔热裤,黑色的长筒丝袜,没有穿鞋赤脚站在地上,一双小手拉开窗帘,刺眼的眼光让她不太适应,正扭头避开,额前刘海儿垂下。

“是她!?”我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个女人就是我昨天晚上在“好日子”超市里欣赏了半天的美女,虽然没有看到正脸,不过我敢百分百肯定就是她,只不过实在是没有想到昨天那个只是背影就能引起男人荷尔蒙雄性激素井喷的女人居然会有真的一张纯纯的脸蛋儿,而且说话做事还如此温柔。

“这样可以了吗?”女人把窗帘全部拉开,阳光照进来,让我整个人感觉都精神了很多,屋子里的情况也一览无余。

其实说实在的这屋里也没有什么可看的,一张床,也就是我现在正坐着的地方,还是个单人床,被褥应该都是旧的,洗的颜色都有些掉了,不过很干净,闻着还有淡淡的洗衣粉的芳香剂味道,在正对着门的地方是一张长有两米、宽有一米的矮几,上面踩着一个相框,相框里是一张黑白的男人照片,相框前摆着苹果、橘子、香蕉三盘供果和一个插香的瓷质小香炉,在床脚有一个小木柜,木柜锁着不知道放了什么,而窗台下则是一张学校里常见的课桌,桌子上放着纸墨笔砚文房四宝,其他就什么都没有了,连水壶、脸盆和吃饭的碗筷都没看到。

“你这屋里…”坐在床上,从我的角度正好看到那个相框,而那张黑白照片上的男人正是刚才我看到的中年男人。

“嗯,主人已经死了,他也不要小蚊子了…”那女人说着说着居然低下头,肩膀一耸一耸的抽泣起来。

“小子,都是你,又把她给弄哭了,你知道我哄好她多不容易吗?”一个很有磁性的男声突然从背后传来,吓得我一下从床上蹦到了地上,回头看去,就见墙上我映出的影子里有一片更加黑暗的阴影浮现,赫然是照片里那个男人的脸。

“你…你…你…”虽然我已经做好了这屋里有鬼的心理准备,不过这突然出现还是让我幼小的心灵多少有些承受不了,说话都结巴了,右手指着那个黑影一点一点的说不出话来。

“小文拜见主人。”那女人居然在我身边对着那黑影人脸跪拜下去,而且姿势很奇怪,先是双腿并起跪下然后坐在脚后跟上,双手并在一起按在地上,额头就磕在手背上,这姿势我怎么看着这么像小鬼子那边的礼节呢?

“行啦行啦,小文呀,我跟你说了多少遍啦,不要叫我主人,不要给我行礼,你怎么就是不听呢?”那黑影说着,同时我居然双手不由自主地将跪在地上的小蚊子扶了起来。

“这…”对于自己手脚又不听自己指挥的情况,我能说的也就是一个“这”字了,谁叫咱没有那个实力呢。

“小文谢主人。”女人起来对着黑影又是深鞠一躬,双手重叠压在小腹上,退到一边不说话了。

“小子,我有话要跟你说。”人脸说了声,随即屋里阴风四起,将刚刚才打开的窗帘又重新拉起,屋里顿时又陷入一片黑暗当中。

冷气扑面,阴风聚拢,一个飘忽虚幻的人影在我面前突兀出现,“你小子居然能够看到我?真是有趣,有趣,看来你就是老夫要等的人,也罢,就让你看的更清楚些好了。”那中年男人说着,一阵阴风吹过,床脚红木小柜的柜门突然自动打开,里面一个小白瓷瓶飘飘忽忽地飞到我面前,然后我就看着自己的手拿住了小瓶,沾了瓶里的东西在眼皮上抹了下,片刻后,感觉眼珠子一阵清凉过后,眼前的景象豁然清晰起来。

我眼前站着的男人身高和我相仿,留着分头,戴着金丝边圆片眼睛,国字脸,剑眉朗目,嘴唇很薄抿起,脸色多少有些青白,穿着一身好像是民国电视剧里那种教书先生穿的淡蓝色长袍,双手背在身后,一股温文儒雅的书卷气油然而生,同样都是鬼,我却没有从他的身上感觉到昨晚那个老板身上那种让人心悸的阴冷。

“你…你是什么人?”结结巴巴的总算是说了一句完整的话出来。

“还不错,定力还可以,只不过你身上怎么还有妖气呢?奇怪,算了,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以后再说,”中年男人盘膝坐到床上,看着我,右手指了下地面,示意我也坐下,可是这差距也忒大了点儿吧,凭什么你坐床上我就要坐地上,不过想想人家毕竟是个鬼,得罪不起,还是忍了这口气算了,乖乖的盘膝坐好。

“我叫白云瑞,你叫什么,还有你是做什么的,多大年纪?”中年男人自我介绍,然后直接开始问我,而且等等,为毛我觉得他这问题问的有点像警察问小偷呢?

不过还是那句话,谁让人家是鬼而我是人呢,人家问啥我就说啥呗,“我…我叫张巫,大二学生,今年二十岁。”,老老实实回答后,那白云瑞又问,“还有你的生辰八字也说一下。”

“嗯…”生辰八字这东西可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这从我小时候我爷爷就告诫我,千万不要告诉陌生人自己的生辰八字还有自己的头发或者是指甲也一定不能留给来路不明的人,至于为什么,那个时候问了等于白问,爷爷没告诉我,然而作为一个看了无数网络小说的当代大学生,我也能想出一些事情了。

生辰八字对陌生人不能说可对于面前这个陌生鬼…那就更不能说了,天知道他要我生辰八字做什么,万一想要霸占我的身体借尸还魂怎么办?

那中年人见我不回答,眼珠子还乱转,就知道我不想告诉他,朗声说道,“你个小家伙,戒心还挺重,不过这也挺好,死的早的都是疑心少的,你不说也没关系,我自有办法知道…”中年男人右手抬起就朝我当胸抓来,五指指甲延长足有一寸有余,尖端锐利如同开刃的匕首…

《鬼嫁娘》精彩评论

    干娘被杀,后爹黑化,画风转的太突然了。刚从zyd坑里爬出来意图洗眼睛的我又遭受迎头痛击……相比之下还是熊莉莉的悲伤境遇总能一笔带过更让人安慰。希望每一个萌萝莉的成长都不必经历痛苦,哪怕是为王的道路。不是要公主病和玛丽苏,毕竟退到底线,爱护女性和小孩子是也生物性好不好。后续剧情要是再虐洒家就只能再回去看无缺文抚慰心灵了……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