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铃铛咽,美人泪》铃铛咽 精彩内容 铃铛咽,美人泪腹黑攻

铃铛咽,美人泪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铃铛咽,美人泪》的小说,是作者荼毒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这样的日子仿佛又过了两年,现在的司吟已经十五岁了,是个大姑娘了,相比小时候,她成熟了不少。 皇后娘娘自白邪战死后,也就解除了对司

|更新:2019-10-08 08:46: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铃铛咽,美人泪》的小说,是作者荼毒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这样的日子仿佛又过了两年,现在的司吟已经十五岁了,是个大姑娘了,相比小时候,她成熟了不少。 皇后娘娘自白邪战死后,也就解除了对司

《铃铛咽,美人泪》免费试读

这样的日子仿佛又过了两年,现在的司吟已经十五岁了,是个大姑娘了,相比小时候,她成熟了不少。

皇后娘娘自白邪战死后,也就解除了对司吟的禁制,可以随意出入,可能因为白邪的事情对司吟感觉到愧疚吧。

此时的清苑中,一位红衣女子躺在摇椅上晒着暖和的阳光,闭目养神,似乎很清闲。

不久后,从院外急匆匆的走来两人,两人来到摇椅旁站立了许久,红衣女子吸了一口气,慢悠悠的说:“有事?是安逸尘又闯祸了还是白芸又设计了什么陷阱要害我?”

“郡主……那个……我……”其中一人对红衣女子的问题支支吾吾答道,红衣女子睁开眼,皱着眉,微微张口:“怎么了?”

未听见回应,另一个人终于忍不住了,气呼呼的说:“听外面的宫女们说今天太子回京了,宫里面都在议论这件事,都觉得很奇怪,太子早在几年前不是已经死了吗?”

“白芍!你……怎么可以当着郡主的面说出这种话!”茯苓简直要气哭。白芍扯扯嘴角反驳说:“我忍不住了!反正郡主迟早也会知道的!何况,我又没说错!”

就在两人争论的时侯,摇椅上的人早已经不见了,白芍和茯苓发现后,急忙追了出去。

从清苑到景尘殿的路上,司吟的脸上已经挂满泪水,口里时不时嘀咕着:“邪哥哥……真的是你回来了吗?我好想你……”不知重复了多少遍。

司吟穿梭在大道上,回荡着清脆悦耳的铃声,紧随后面的茯苓白芍一直喊着:“郡主,郡主,慢点跑……”

司吟越想越开心,终于来到了景尘殿殿外,看着景尘殿三个字,露出久违的笑容,不久茯苓跟白芍追了上来,看到司吟安然无恙,气喘吁吁的说:“郡……郡主……”

司吟转过头,看向累的满头大汗的两人,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司吟看着景尘殿,手中微微攥紧,对茯苓白芍说:“茯苓白芍……我现在好害怕……”

白芍挺起身子站起来说:“郡主等了太子殿下四年,有什么好害怕的。”

司吟转过身,在原地踱步,纠结的问:“我怕邪哥哥这么多年了,会不会已经把我忘记了?”

白芍笑笑,坚定的说:“不会,太子一看就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茯苓听后提醒道:”貌似不是忘恩负义吧……”

白芍白了一眼茯苓:“随便啦,差不多一个意思就行。”

茯苓叹叹气,转头对司吟说:“郡主……茯苓这几年看郡主闷闷不乐,整天想着太子,很是心疼,所以很希望郡主可以实现愿望,跟太子殿下在一起。”

司吟听到茯苓的话,终于绽开笑容说:“是啊,我等了这么久的人,我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说完,司吟深呼一口气,大步的走进景尘殿,看到院子里熟悉的背影,心里甚是激动。

司吟突然停住脚步,低头纠结了许久,终于鼓起勇气冲过去抱住了白邪,哽咽着说:“邪哥哥……邪哥哥你还活着,吟儿好想你……”

白邪转过身看见是司吟抱着他,顿了顿一把推开司吟,露出嫌弃的眼神,还不忘记拍了拍刚刚司吟抱过的地方。

司吟被白邪推到在地,两眼呆呆的望着白邪,此时的白邪没了以前那种温和之气,一脸凶意和威慑力,让人感到害怕。

司吟坐在地上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白邪看向司吟,步步紧逼说:“大胆!你是何人,谁派你来的?”

司吟两眼泪汪汪的说:“邪哥哥……我是吟儿啊……你不认得我了吗?”

白邪听到吟儿两字,怔住了,不一会儿,便蹲下身来,挑起司吟的下巴挑逗说:“你就是司吟?”

司吟乖乖的点点头,白邪一脸坏笑,嘀咕嘀咕说:“呵……弟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品味……啧啧……”

司吟听后震惊了,结结巴巴的问:“邪哥哥你在说什么?”

白邪咳了两声,转眼就立马愧疚的把司吟扶起来说:“吟儿……你没事吧,伤到哪儿了?我可能因为重伤还没有痊愈,所以可能做了一些很奇怪的举动,或者说了一些奇怪的话,吟儿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司吟听到白邪的解释,顿时释怀了,笑笑说:“没事的邪哥哥……吟儿都懂的……”司吟的话还没有说完,白邪便一把拉过司吟,拥入怀中说:“吟儿……想我吗?”

司吟被白邪的举动有些不知所措,感觉白邪的怀里没了以前那么温暖了,可能因为太想念白邪了,所以在白邪怀着依然哽咽说:“嗯……邪哥哥……我以为你……我等了你这么多年,我真的好想你……”

白邪抚摸着司吟的秀发,轻声安慰:“没事了……我回来了,以后不会离开了。”司吟破涕为笑,点点头,但眼泪还是不止的落下,打湿了白邪的胸口。

白邪感到自己胸口的温热,全身变得僵硬了,脸上的厌恶感,忽隐忽现,让人不禁感觉到一股凉嗖嗖的冷意。

《铃铛咽,美人泪》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荼毒)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景尘殿,白芸)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荼毒)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铃铛咽,美人泪》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景尘殿,白芸),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