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冷艳女帝之将仆》 父子文 冷艳女帝之将仆小说大结局

冷艳女帝之将仆

耽美小说连载中

卉冰新书《冷艳女帝之将仆》由卉冰所编写的耽美小说风格的小说,主角白风,赵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十二国中,数千年来,来并非没有女皇统治国家。 只是像珏国,明煌这些旧国来说,都是由女皇统治之后,后来都相继覆灭。所以后来的千百年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4 02:45: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卉冰新书《冷艳女帝之将仆》由卉冰所编写的耽美小说风格的小说,主角白风,赵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十二国中,数千年来,来并非没有女皇统治国家。 只是像珏国,明煌这些旧国来说,都是由女皇统治之后,后来都相继覆灭。所以后来的千百年

《冷艳女帝之将仆》免费试读

十二国中,数千年来,来并非没有女皇统治国家。

只是像珏国,明煌这些旧国来说,都是由女皇统治之后,后来都相继覆灭。所以后来的千百年来,便不再有女皇。

津琮的女儿,不可能成为皇帝。

这些话藏在鹤笠心中,“公主觉得,辽国与陈国有哪些不同。”

“财富,军队,历史,文化。”

鹤笠点着头,“不错。”

“但是,公主却不知民之所苦。”鹤笠接着说道,“虽然公主在辽国,却也是过着锦衣玉石的日子。劳苦百姓的生活,公主也许只有听闻,不曾亲身经历。”

白风听着,微微点头,“太师所言及时,是学生考虑不周。”

再怎么成为他国的质子,白风说到底还是有人伺候着,吃穿用度不愁。“公主既然来了瑛州,老夫觉得,也应该入乡随俗。”

“学生愿闻其详。”

西谷镇,是两瑛、濠两州的交界,在这南方城市中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强镇。但是几年前,西谷镇上任了新的知县。

为人好图金银,又强抢民女,大兴土木修造自己的家宅,让这一片土地失去了往日的富庶。

赵渚听闻,问道“难道这些个村民,不知道上告州府?”

在一旁专心听讲的小童笑道,“这位公子真是说笑,难道公子就不知道山高皇帝远。”

连小童都知道,赵渚其实又怎能不知,“就这么任由这些官员欺上瞒下?”

“鹤太师,请问那些村民门口的棺材是何意思。”余郭又接着问道。

鹤笠放下手中的茶杯,抬头看了一眼白风,又看了看余郭,无奈地叹道,“每每被知府赵日新抓去的男丁或者妇人,几乎再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吊着一口气。”

敬浩听闻,用力拍了一掌在案台上,“竟有此等畜生!既然皇上管不了,那就由我代劳!”

“世子毕竟是质了,若是私自处罚陈国官员。皇舅舅可不会每一次都会饶了你。”白风说道,“太师的意思,学生知道了,那便入乡随俗。”

鹤笠满意地点了点头。

“公主殿下睿智。老夫还有一言,必须要提醒公主殿下。”

“山中豺狼,不只一匹。”

第二日,只见两辆马车驶离了西谷镇,往瑛州府内进发。小童送行后,回到书舍中,只见平日里送菜食的大娘又来家中。

“小松啊,鹤翁这里来了一个漂亮的姑娘,你们可要小心点,千万藏好咯。”

名唤小松的小童行了一礼,“周大娘说言,回头我会告知我家先生。”

“希望……唉,别像我家姑娘那样,人就没了。”勾起了大娘的伤心处,默默地走了。

小松进了书舍,只见一个漂亮的书童,拎着两大框的菜果,连忙跑了过去。“令枫姐姐,我帮你拎一框吧。”

令枫,便是鹤笠给白风取的字。

白风笑道,“这两框可比你还重呢,来,把里面的西瓜捧出来抱着。”

小童将西瓜抱了出来,两人笑着进了厨房。

一个时辰后,厨房传来饭菜的香气,引得鹤笠从房中出来,“没想到之枫的手艺这么好,老夫好久没吃到这和香的饭菜了。”

将几盘菜端了出来,“老师不嫌弃学生的手艺才好。”

“枫姐姐做的真好吃,以后天天能吃到枫姐姐做的饭菜就好了。”小松不过才八岁年纪,三岁的时候被遗弃,后来被鹤笠收养,教他读书拾字。却没有好好让他吃过一次饭。

白风在辽国的时候,就跟奶娘学过几年手艺,在她基本上,又加了点自己的独有的想法。见小松吃得这么开心,她也露出了笑容。“小松喜欢吃,姐姐就给你做吃。”

前一日,在白风提出要独自留在西谷镇的时候,不止是赵渚与梁双儿反对,连余郭也不赞同。

“主子,这个决定,我不支持!”赵渚当晚几乎就和白风大吵一架。

“双儿也不赞同。皇上让我保护公主,怎能离开尊前。”

也知道这个决定,他们看来是无理取闹,“与大家相处也是有些日子,我早已将你们当作家人。不过,若是能用自己的身份,若是能让你们同意,我也不介意。”

她的话,铿锵之间发出有力的气势,眼神中的坚定,这就是陈国的公主吗?

余郭叹了口气,“小姐,他人尚且不提,您当真不需要我这个大夫在身边?”

“余大哥,我也知道你是为了我好。”白风说道,“只是我们此行,宫中已经有人泄露了我的行踪,若是你们不按原计划,恐打草惊蛇。”

赵渚心中有气,却不知怎么发泄,吵也吵不过白风,负着气出去。白风将自己的计划说人余郭与双儿等人后,随后出去寻了赵渚。

在一棵梧桐树下,赵渚折着一节树枝,不停地乱砍。

此时的白风不知为何心里就开心,她悄声走了过去,连赵渚都发觉不出那脚步声,“梧桐生气就欺负着梧桐树。”

“公主说什么都是对的。奴才生气,但是奴才也不能打主子是吧!”

白风顺势坐在了赵渚身边的树根上,一席黑玄裙盖在了地上,头上的梧桐叶子透着些月光,洒在了白风的身上。“梧桐,你说得没错,陈国的梧桐树长得就比辽国的好。”

被少女的身姿吸引,他忘了他曾经说过,也不知是不是白风在唬他。只听白风又说,“梧桐,陈国需要拔掉一些蛀虫,我也想实现我父亲,皇舅舅心中的梦想。”

“回禀公主殿下,奴才可不是那田野里的药农。”

“自然不是,但是我需要你当我的刽子手。”

一阵风吹起,少女的黑丝吹在赵渚的脸上,黑玄衣下,是冰冷的脸,不容玩笑,不容忤逆。

“梧桐,你愿意相信,我一次吗?”

十五岁少女,一夜之间,突然有了很大的距离感,还是横沟,逾越不过去的沟壑。他害怕了,害怕这个少女,越来越强大。

像是乞求,像是寻找安慰,“我还能相信吗?”

她在他面前倒地不起,他曾亲手送她进了棺椁之中,他还能相信吗?

“若连梧桐都不敢相信,那我这只凤敢栖往何处?”

《冷艳女帝之将仆》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卉冰)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风,赵渚)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卉冰)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冷艳女帝之将仆》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风,赵渚),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