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蝼蛄》蝼蛄读音 清水文 蝼蛄小说TXT

蝼蛄

历史连载中

《蝼蛄》为良士蹶蹶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这要求还高?”窦冕直愣愣的看向筚老头问道。 “对!”筚老头十分肯定的回答。 “那遇敌口中有唾,手上无汗之兵可否练到。”窦冕眼睛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3 17:43:5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蝼蛄》为良士蹶蹶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这要求还高?”窦冕直愣愣的看向筚老头问道。 “对!”筚老头十分肯定的回答。 “那遇敌口中有唾,手上无汗之兵可否练到。”窦冕眼睛

《蝼蛄》免费试读

“这要求还高?”窦冕直愣愣的看向筚老头问道。

“对!”筚老头十分肯定的回答。

“那遇敌口中有唾,手上无汗之兵可否练到。”窦冕眼睛睁的圆圆的,紧张的看着筚老头。

筚老头想了会,面带喜色回道:“此事易尔,交与我来!”

“嗯,你和虎丫去招呼他们去,我有点乏了,你晚上想个章程出来就行。”窦冕打着哈欠摆摆手道。

“是!老头子这就去。”筚老头噌的站起身,对着窦冕抱拳行了一礼。

窦冕满意的看着筚老头的态度,摩挲着下巴,顺势往身后的草地上躺去,眼睛无神的看着天空,不一会,窦冕眼皮不自觉的关上,平稳的呼吸声在这热闹的夜晚响了起来。

当太阳第一束光照在窦冕脸上时,窦冕畅快的伸了一个懒腰,随手摸了摸搭在身上的长袍,一瞧是筚老头的衣服,会心的笑了一下。

坐在火堆边被冻的脸色发青的筚老头,一见窦冕醒来,迅速小步赶过来,露出难看的笑容道:“主公醒来了?”

“嗯!”窦冕看向空荡荡的火堆,诧异道:“孩子们人呢?”

“噢!他们去洗漱去了,等会我要去练一练。”

窦冕抓起身上搭的衣服,随手递给筚老头:“把衣服穿着,晚上凉别落下毛病了。”

“没事,老头子结实着。”筚老头双手结果衣服,迅速的穿在身上,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双臂。

“你们去练着去,我去跟虎丫和那三兄弟说点事。”

“成!我这就去。”筚老头转身撒开腿往后院去。

窦冕从地上爬起来,拍打了一会衣服上的草屑和尘土,整了整衣服上的褶皱,用手抹了把自己头上的短发,一个想法从心里涌了出来。

窦冕大踏步走向屋里,正在收拾屋子的虎丫没注意将窦冕撞了一下,窦冕被撞得顺势一屁股蹲在地上。

“哎呀!公子,没事吧?”虎丫紧张的扔下手中的抹布,作势扶起窦冕。

“没事,你家那三兄弟呢?”窦冕爬起来顺口问起来。

“喔!他们在后面劈柴。”

“走!去后院我有话说。”

“嗯!我这就来。”

虎丫把手放在身前的围裙上擦了擦,轻步的跟在窦冕身后。

窦冕进到后院,一瞧这三兄弟干活的样子,当即火冒三丈:“你们这干甚?劈柴没斧子吗?你拿木锲订里面用石头砸,几个意思啊?”

“回主家话,这不没办法嘛,我们没斧子,全屋就那一把菜刀是铁的,可…不劈柴咱们没啥生火的。”同伯难为情的说。

“你们不会买吗?”

虎丫声若蚊蝇道:“公子,之前家里变故,我将家里能卖都卖的差不多了。”

“卖哪了?买回来不就成了?”

“卖前坡的栗家,他们家里要比我家好过一些,我就拿家里的铁具换了两顿粮食。”

“去找筚老头要点钱赎回来,这附近如果有卖砍柴刀和斧子的话多卖几把,晌午时你去砍柴。”窦冕指手画脚道。

“我们这就去。”同伯拉上呆在当场的同仲、同季兄弟,转身就往水泉方向去。

“走了,进厨房我给你几样小食,他们正值能吃的时候,饭食样子要多一些,别嫌麻烦。”窦冕挥挥手边进屋子边说。

“奴省得了!”虎丫点头小心的跟着窦冕。

两人进了厨房,窦冕一边指挥一边捣乱,虎丫手忙脚乱的忙着加水和面,窦冕时不时在面团上这按一下那揪一块,满意的时候不吝言语的夸奖几句,不满意的时候窦冕各种挖苦,虎丫既是委屈又是欢喜。

一大盆饭食刚做好,筚老头便从偏房透出头来,只听筚老头说:“主公,这群孩子有点废啊!就这么点路,我这老头子爬一个来回脸不红气不喘的,你瞧瞧他们那德行,都做的啥事?爬回来一个个躺在那。”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来,自己打饭来,我去看下他们去。”

窦冕蹲下身子在墙角旁的瓷盆里洗了把手,随意的擦了一下,自顾自的往前屋走去。

窦冕到屋前的场地一看,孩子们凌乱的坐在地上,一个个喘着粗气。

“都站起来,别坐着,等着心跳正常就可以去吃饭了。”窦冕皱着眉头说

一个看起来比别人要高一点的孩子站起来问:“公子,可以用饭了?”

“自己去,记好了,排好队,有人如果敢抢食,今天众位便没有饭了。”窦冕冷冷的说。

“喔!开饭咯!”孩子们就像被打了兴奋剂一样齐声吼起来,顾不得自己的累,动作麻利的从地上站起来,迅速的往屋子里钻。

窦冕沿着房屋周围转了一圈,寻了一块比较平整的石板,转身走到后院。

筚老头吃晚饭食,正在回味刚才的味道,猛的抬头看到鬼鬼祟祟的窦冕,吃惊道:“主公,你这怎么了?”

“哎呀!你在这啊,赶紧跟我一起去把下面这块石板给我搬下。”

“我这就来。”

筚老头从地上拾起身,揉了揉发涨的肚子,随着窦冕走到石板旁。

“主公,这石板…做甚用?”筚老头打量着这块有点大的石板不解的问。

“能搬得动吗?我想给他们上课用。”

“这才多重,小意思,主公等我便可。”

窦冕瞧着筚老头自信的样子,心道:“难道这么大年纪还能搬几十斤的东西?看来年纪不大嘛,只是显老吧。”

窦冕点点头,看着筚老头俯下身子,两只手抓在石板两边,如若无物般把石板提到腹部,大踏步走到空地上,寻了一处比较平整的地方,在窦冕的指使下把石板靠好。

窦冕小手拍着石板对筚老头说:“好了,你去歇一会去,昨晚没睡好。”

“不用,我还能抗的住,这次这群孩子里有俩刺头,我还是看着点能放心的下。”筚老头担忧道。

“哼!他们?就算他们是块铁,能打几斤钉?你老就瞧好吧,我把他们收拾的连脾气都没。”

“主公,有一事我一直想问,没敢问。”

“说吧,都自己人别藏着掖着。”

“我们没书简,怎么教?”

窦冕自信的指着脑袋:“在这里,你就去休息吧,等下午就看我来收拾他们吧。”

《蝼蛄》 免费阅读章节

《蝼蛄》精彩评论

    最近刚从龙空论坛上看到的推荐,一口气追完,感觉非常不错,看点是振兴华山派、改变悲剧人物的命运,我个人感觉合理性较高、很有操作性。男主(窦冕,易尔)吕不鸣作为华山气宗唯二的弟子、岳不群的师弟,一心苦练武功,小有奇遇,目前已经成为江湖有数的高手。男主(窦冕,易尔)画风有点像酒剑仙+令狐冲,随意不羁、喜欢穿的破破烂烂,但是为人很不错、有任侠之气,目前和岳不群分工良好,一个管理门派搞外交一个专注修炼调教弟子,目测事业顺利的老岳不会再黑化了,并且和剑宗一派缓和了关系,其中转折起伏处理的很顺畅,人物刻画也很到位,无论令狐冲还是几个弟子都很立体,作者(良士蹶蹶)一看就是个有阅历的人。感情戏略干,小百花梅妹子还是刁蛮慕容后裔都很一般,好在不算太毒~ 目前看到百份之七十,几场大战役写作点面结合,颇有几分日本山岳派作品的味道。细节丰满合理。个人仙草。 。。。看到百份之九十开始运筹最终战役,民政的部份,谍战的部份,小人们的故事,多层次细节,足够的篇幅展开情节线,线条收束也很合理。作者(良士蹶蹶)是花了心血的。我最喜欢看“在原来历史上。。。”谁谁谁怎样怎样的,很多小人物在原历史的命运都交代得一清二楚,也顺便是补充一点历史知识了。 最终决战占了几乎最后百分之十的篇幅。尤其喜爱最强燧发枪密集阵列队冲阵至十五步再首发破敌这一段,勇气的极至体现。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