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迷失的竹叶禾子》 父子文 迷失的竹叶禾子同志

迷失的竹叶禾子

现代言情已完结

火爆新书《迷失的竹叶禾子》是樱枫三道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罗曼,凌雪,书中主要讲述了: 舞池的中央男男女女们跟着音乐尽情的摇摆着身躯,沉醉在这种气氛之中,或者是金发,或者是戴着耳钉,或者是露脐装,或者是超短裙,这是个

|更新:2019-10-01 08:46: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迷失的竹叶禾子》是樱枫三道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罗曼,凌雪,书中主要讲述了: 舞池的中央男男女女们跟着音乐尽情的摇摆着身躯,沉醉在这种气氛之中,或者是金发,或者是戴着耳钉,或者是露脐装,或者是超短裙,这是个

《迷失的竹叶禾子》免费试读

舞池的中央男男女女们跟着音乐尽情的摇摆着身躯,沉醉在这种气氛之中,或者是金发,或者是戴着耳钉,或者是露脐装,或者是超短裙,这是个纸醉金迷的世界。吧台里的酒保专注着手中的摇杯,不被影响似的摇出一杯又一杯满足客人需求的品种。罗曼瑶一身大红色斜肩紧身裙高傲的无视着身边的一切,姿态妖娆的走到一处半圆沙发前,沙发里的阮承天正和怀里打扮得花哨俏丽的金发女孩毫无尺度的亲热。

“你给我下去。”罗曼瑶指着那个金发女孩说,随手拿起桌上的一瓶马爹利XO,大口往喉里灌去。

阮承天翻了一眼罗曼瑶,挥手示意身边的女孩先走开一会儿。

看着金发女孩消失在舞池里,罗曼瑶放下酒瓶,重重地坐进沙发里。

“好久不见,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阮承天点起一支烟,烟雾升腾着吐向罗曼瑶。

被笼罩在烟雾里的罗曼瑶也拿起一支烟点着,“你让我弄清楚慕言和那个贱人是不是有感情,我弄清楚了,那贱人成功了,她把慕言迷惑了。今天慕言为了她,竟然动手打了我一耳光,他从来没有这么对过我,可是竟会为了那个贱人……“说着说着,罗曼瑶的眼眶再次湿润。

“你今天见着凌雪了?颍慕言为什么打你?“弹着烟灰的阮承天问。

“就你昨天那通电话,气的我整夜都没睡着。前几次找那个贱人,一次次的警告她不要再接近慕言,她不但不听,还一堆烂道理,不是她跟我叫板,就是突然有人冒出来帮着她。这次我就学聪明了,带了两个同班的女同学一起找她麻烦。好好跟她说,她还是不知趣,我就和我的同伴上去把她和她的朋友打了,谁晓得慕言突然出现在面前,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把我打了。你说那贱人厉不厉害,慕言和我从小到大的感情,他竟然为了这个女人平生第一次对我动手,***!“一段话说完,罗曼瑶手中的烟也燃尽。

还没等她将手中的烟蒂扔进烟灰缸,一阵猛力冲向罗曼瑶的喉咙。只见阮承天眼生怒意,左手有力的掐着罗曼瑶的脖子,没反应过来的罗曼瑶瞳孔放大,张着嘴想要呼吸。

“你敢打凌雪?我要你问清楚颍慕言和凌雪的关系,你折腾了那么久才给我答复。我告诉你,你再找她麻烦,我就像你未婚夫一样,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快说,以后还找不找凌雪麻烦,快说!“青筋突起的阮承天恶狠狠地警告者对方。

“我,我,我不找了…我…以后不找她……麻烦了……“脸已经憋红的罗曼瑶断断续续的求饶。

勒住脖子的手瞬间松开,罗曼瑶一阵狂咳,抚摸着自己差点断裂的喉咙。

“罗曼瑶,我告诉你。我阮承天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绝不会做卑鄙下流,见不得人的事。我是喜欢玩女人,但那都是你情我愿的事。上次我们在宾馆,我有动你吗?我没有。之所以拍你几张照片,是想你能尽心尽力的办点事,把颍慕言从凌雪身边弄走,我想你是他未婚妻,怎么他都该偏向你多一些,你肯定是有办法的。真是没看出来,你就是个没脑子的泼妇,怪不得连自己的男人都唾弃你。“说着,阮承天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照片库给罗曼瑶看,按下全部删除键,“看清楚了,照片都已经删了,你不用害怕什么了。因为我现在已经确切的了解凌雪和颍慕言的关系,还有你对颍慕言的感情。即使我没有这些照片,你也会死命捍卫自己想要得到的那份感情。那么,我也不多说了,你所要做的就是让颍慕言回到你身边,请你不要再让我听到凌雪受到伤害的消息,不然你的未婚夫和你…也会受到同样的伤害。听明白了吗?“其实阮承天骨子里并不是那种坏的让人咬牙切齿、想要了他的命的那种不羁青年,拍下罗曼瑶不雅照前只是被颍慕言和罗曼瑶一次次的辱骂而控制不了自己暴怒的情绪,才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来。他也没想过把这些照片怎么样,毕竟自己还是个未踏进社会的在校生,没有那么多心机。事后有所反省,如果手机弄丢了,就真的毁了罗曼瑶的一生,再怎么说,她也是华顿这个在电子行业非常有实力的大集团总裁唯一的千金。

“明白了,我不会再找凌雪的麻烦。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让颍慕言重新回到我身边的。”看着眼前的人将自己的不雅照删清了,原本脖子受到的痛苦顿觉减轻了不少。

阮承天眼中的怒气渐渐消退,恢复情绪深深地做进沙发。

“现在最棘手的还不是你这边,和他们经常在一起的齐翾认识吗?“阮承天端起酒杯说。

“是那个个子和凌雪哥哥一般高,上次联谊赛和我们学校打比赛的凌泽学院球队里最帅的那个?”罗曼瑶侧过身子,小心的回答。

“他很帅吗?”阮承天鄙夷的眼神瞥过罗曼瑶,“就是他,前几天听一个新认识的朋友说,齐翾也喜欢凌雪,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她……昨晚几个小混混在门口的夜市尽头找他和凌雪的麻烦,齐翾为了保护凌雪,头被打伤进了医院。我正巧进酒吧的时候远远瞧见了。”

“这么严重?是不是四个小混混,个子不太高?”

“你怎么知道?”

“没,没什么,我猜的,这四个人经常在附近出没,我就想到他们了。”心虚的罗曼瑶结结巴巴地帮自己打圆场。

“你说的没错,是这几个人。齐翾这个家伙,是我心里最大的敌人,自从他加入陵泽的篮球队,我们无论友谊赛还是练习赛,一场都没有赢过。更可恶的是…我之前看上他们学校的几个女孩都因为他拒绝了我,情愿远远的仰慕他都不愿做我的女人。我哪点比他差?竟会落到这种地步?嫉妒写上满脸的阮承天喝了一口酒,将被子重重的敲在桌上。

“需要我…帮你吗?““你怎么帮?出卖自己的色相勾搭他?像你这款的,他根本不屑。你好好把颍慕言调教好,别添乱就行了。至于齐翾…我想我会有办法……”阮承天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

12月底的天气已经可以用“冷”来形容,树木的叶子渐渐零落稀少,只有青松常年坚毅青翠。齐翾前天刚拆掉了头上的纱布,伤口完全愈合,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因为还不能完全投入到篮球社的训练,所以下课后齐翾就去车棚拿了捷安特准备回家。

“齐翾,我送你回去吧。”远远地传来甄采彤的声音。

“不用,我都好了,怎么能让你们天天跟看着小孩似的轮流接送呢。你住校,总不能你送我回去后,我心里过意不去,再送你回来吧?呵呵…放心吧,你快回宿舍去,外面冷。明天见!”齐翾跨上车,单手扶车回头向甄采彤告别,他的笑永远那么纯净迷人。

伫立原地的甄采彤注视着齐翾渐行渐远的背影,仿佛总是看不够他,哪怕他不在眼前也会时刻惦念着他……一阵凉风吹过,甄采彤收紧了风衣的领口,回头往宿舍走去。

齐翾刚骑出校门,远远娇小颀长的身影迎面走来。

“小翾哥,你已经放学了?今天好像早一点。“小雪迎面小跑到齐翾跟前。

“是啊,你今天放学也挺早嘛!你不会专程来接我的吧?“齐翾停下车说。

“是啊,我看时间早就来了。”

“真是伤脑筋啊,我这不是好了嘛,不用担心了。咦,时间还早,不如带你在我们学校转转?”齐翾临时提议。

“好啊!还没进去过呢,好好参观参观。”小雪温和的笑容洋溢在脸上。

齐翾将车又放回了学校车棚,和凌雪肩并着肩穿过萌芽的梅花林,经过屹立在梅花树外小河边的双层朱红色的八角亭,正前方是人字形屋顶的矮层建筑教学楼,裸露的青砖被叶子已经掉得差不多的爬山虎紧紧依赖着。教学楼的西侧是一座长达100米的三孔长桥,莘莘学子捧着书熙熙攘攘的来往经过。

如果说凌雪就读的尚辉学院是尽显现代化的时尚高层建筑风格,那么凌泽学院就是相反的近代古朴风雅的私塾格调。

“怎么样?风格还不错吧?”齐翾随性的一问,此时两人已经走上了三孔长桥。

凌雪依然目不暇接地四处远观,带着一脸被深深吸引的表情,“好美的地方,像是特别大的园林一样,读书氛围好浓。”

“呵呵……读书氛围倒没看出多少,可是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学校的环境,当初报考陵泽,最主要也就是这个原因。”齐翾扶上石头桥栏,眺望着远处。

“是啊!就连我也爱上这里的一切了。相对于尚辉学院的现代化气息来说,我更喜欢这样的学习环境。小翾哥,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呵呵呵……”凌雪开心地笑出声来,双手同样扶上桥栏。

用长形画框来勾勒,画里的古朴学院在初冬的映衬下显得和谐静谧,桥下的流水清澈灵动,而桥上面含微笑,凝望远方的齐翾和凌雪,是画中最完美无瑕的点睛之笔。

《迷失的竹叶禾子》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樱枫三道)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罗曼,凌雪)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樱枫三道)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迷失的竹叶禾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罗曼,凌雪),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