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塞上诗》塞上听歌的古诗 小说目录 塞上诗妖孽受

塞上诗

古代言情已完结

火爆新书《塞上诗》是南邻若水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达奴,塔尔,书中主要讲述了: 玉儿听了长欢的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长欢没有再说话,沉默着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在马场看训马的时候,长欢便觉得伤口处又疼又痒。她回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24 02:42: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塞上诗》是南邻若水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达奴,塔尔,书中主要讲述了: 玉儿听了长欢的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长欢没有再说话,沉默着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在马场看训马的时候,长欢便觉得伤口处又疼又痒。她回

《塞上诗》免费试读

玉儿听了长欢的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长欢没有再说话,沉默着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在马场看训马的时候,长欢便觉得伤口处又疼又痒。她回到房间,叫玉儿去打了盆温水。自己坐在梳妆台前,摘掉头纱,小心的掀开包住伤口的手绢。

长欢看到伤口后,心里一惊。她原以为是在外头晒的太久,出的汗流到了伤口上,才会又疼又痒。可没想到,伤口红肿,还化了脓,远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玉儿打了温水,走进了房间。她将水盆放到桌子上,走到梳妆台前查看长欢的伤口。长欢微侧些脸,将伤口展现在玉儿面前。

“公主!您这伤口怎么又严重了!”玉儿刚看了一眼,便惊叫出声。

“你小声一点!别让别人听到。”长欢低声提醒玉儿。

玉儿向窗外看了看,确认没人后,蹲在长欢面前,一脸担忧的说道:“您这伤口这么严重,还打算瞒到什么时候啊?就算能瞒得过乌桑将军和卓思,那瞒得过单于和大阏氏吗?再说了,再过两日您便要和达塔尔成亲了,到时候您这脸上的伤被别人看到,被人耻笑了怎么办?”

“他们笑他们的,与我何干?我只管养好我自己脸上的伤便是。”长欢拿着浸湿的手绢,轻轻将伤口周围擦净,又伸手去拿达塔尔送来的药瓶。

玉儿见长欢要擦药,急忙伸手制止,急声说道:“这些瓶瓶罐罐的,用了两次也不见好,反而愈发严重,保不齐是左贤王故意害您的。公主,您先别急着上药,我去找乌桑将军问问再说!”

长欢还未来得及制止,玉儿便匆匆跑出了屋子。乌桑将军刚刚受伤,说不定还在医治,玉儿就这么心急的去找他。不管玉儿是什么用意,总这么麻烦乌桑将军,他总会感到厌烦的。长欢叹了口气,皱紧了眉头。

这头长欢在清理伤口,那头达塔尔和卡林朵便笑意盈盈的去找忽达奴道喜。

驯服这种野马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而野马被驯服之后,自然归驯服它的人所有。烈马又认主,所以,只有把它驯服的人,才能对它发号施令。忽达奴驯服了它,就相当于给自己抓了匹上好的烈马。

达塔尔高兴的走到忽达奴面前,对忽达奴说道:“阿奴姑娘真是好魄力,竟能驯服性子这么烈的马。以后上阵杀敌,也有了左膀右臂啊。”

忽达奴依旧冷着脸,点了点头,向达塔尔行了一礼回道:“我只是运气好,捡了个漏罢了,左贤王要是想要便拿去。”

达塔尔摇了摇头,有些尴尬:“这就不必了,野马认主,我就算带走了也骑不了。阿奴姑娘是得力的干将,当然要配好马才行。”

忽达奴嘴角翘起一丝弧度,却转瞬即逝,仿佛从未笑过。她右手抽出一把匕首,左手握住一缕鬃毛。“唰”的一下,将鬃毛割了下来。

达塔尔和卡林朵都有些惊讶,对视了一眼,又看向忽达奴。

卡林朵看着忽达奴手中的鬃毛,伸出手指了指,小心的开口问道:“阿奴姑娘这是……为何啊?”

“哦,我有个习惯,凡是被我驯服的兽类都要留下它的毛发。”忽达奴看了眼手中的鬃毛,又看向卡林朵。

卡林朵呆呆的看着忽达奴,又抬头看了眼达塔尔,尴尬的笑道:“阿奴姑娘还真是独特啊……”

“若是吓到了姑娘,忽达奴给你赔个不是。我还有事,先走了。”忽达奴说完,牵着马离开了马场。

卡林朵看着忽达奴的背影,又抬起头看着达塔尔,有些委屈的问道:“我是不是又哪里说错了,她怎么还是对我这么冷淡?”

达塔尔看着卡林朵委屈的样子,忍不住起了怜爱之心。他右手搭上卡林朵的肩膀回道:“她就是这个性子,对谁都这么冷淡。你别在意,她不是有意冷落你的。”

“可是她对哈坦……”卡林朵欲言又止。

“好了好了,你别多想了,不过是一个人而已,有什么好计较的?你跑了这么远,也累了吧。走,咱们去凉快凉快。”达塔尔说完,带着卡林朵离开了马场。

玉儿急匆匆的跑到乌桑的住处,还未进门,便听到门内传来的乐声。她看到旁边的窗户开着,便凑到窗户旁,伸长脖子往屋子里看。

乌桑坐在床上,左手缠着纱布,右手拿着一片叶子,放在唇边轻轻吹奏。他将头靠在床内侧的墙上,双眼放空,不知在想些什么。玉儿一听,便入了神,倚在窗边侧头听着。

一曲吹完,乌桑放下手中的叶子,扭头看向窗外。玉儿听曲子停了,有些好奇,便冒出了头,偷偷看屋子里的乌桑。谁知,这一看,俩人的眸子便对上了。玉儿有些慌张,急忙蹲下身子,整张脸都皱成一团。

乌桑坐起身子,走到床边喊道:“玉儿姑娘?是你吗?”

玉儿听着头顶乌桑的喊声,又羞又急。可她又不想让乌桑等太久,思忖了片刻,便缓缓站起身子。她满脸涨红,看着乌桑,支支吾吾的说道:“乌桑将军……我,我们公主脸上的伤口肿胀化脓,我担心她再严重下去会毁了容,便来找你帮忙……你要是不方便的话,我再去找别人问问也行……”

“我没事,刚才哈坦已经给我接了骨,也没那么疼了。长欢公主脸上何时受的伤?今日我看她脸上包了手绢,应该是昨日的事?”乌桑关切的问道。

“是……哎呀,将军你还是到了公主那里再问吧。眼下先找来消肿的药,公主还在屋里等着呢!”玉儿焦急的说道。

乌桑点点头,转身翻了翻药箱,拿着一瓶药便跟着玉儿前往长欢的屋子。

长欢把伤口清理干净以后,等了许久都不见玉儿回来。她闲来无事,见着那黄绿色的脓觉得糟心,便自己拿了棉花,仔细擦拭着。

谁知刚擦了一点,玉儿便用力的打开了门。长欢受了惊,手上的力度也加重了些。棉花擦到了伤口,传来轻微的痛感。

《塞上诗》精彩评论

    恭喜阁下成为修真界唯一锦鲤!您的奖励清单如下!1:每天早上6点30分,修真界最大仙女团体组合YCY48叫早服务: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锦鲤打个气!2:无限制日期各大宗门畅游通行证一张。3:如果锦鲤先生来到斗马宗,可凭身份兑换肝血宝马一匹以及低阶魔兽一只,并赠送永久紫云翼烤鸡翅自助餐券。4:由圣龙宗提供一次九龙拉棺送葬服务:帝王服务,殡至如归!5:魔电宗电音小王子吴一鳗SKR演唱会永久观摩券一张:嗨skr人!……各种欢乐,力荐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