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刹》刹那的拼音 XXOO 刹健全文

古代言情连载中

《刹》由网络作家樱井少琰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崎风,宇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你说什么?”苌樱简直不敢相信,整理思绪之后,才发觉自己被骗了,“我竟然被骗了?” “没错!”这时,崎风带着士兵将三个人层层包围

|更新:2019-09-21 02:45:1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刹》由网络作家樱井少琰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崎风,宇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你说什么?”苌樱简直不敢相信,整理思绪之后,才发觉自己被骗了,“我竟然被骗了?” “没错!”这时,崎风带着士兵将三个人层层包围

《刹》免费试读

“你说什么?”苌樱简直不敢相信,整理思绪之后,才发觉自己被骗了,“我竟然被骗了?”

“没错!”这时,崎风带着士兵将三个人层层包围,弓箭手拉着弓箭对着他们三人。天才和苌樱张开双臂将子渊护在身后。

“堂堂黑崎风居然耍这种阴谋诡计?”苌樱把天才和子渊护在了身后。

“这叫兵不厌诈。”

“好一句兵不厌诈,你们欺瞒我在先,可休怪我无情,不顾皇家的颜面!”苌樱一怒之下,扯下凤冠,狠狠一扔,只见那夜明珠从凤冠上掉落下来,滚到了地上。

“今天既然来了,再怎么也要喝完这杯喜酒再走?娘家没人庆贺也是一件憾事。”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我们要走谁敢拦?”

“你以为凭你们三个三脚猫的功夫能逃出皇宫?”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苌樱突然运足掌力,带着天才和子渊冲出了房间。

“上!”崎风一声命下,士兵们如潮水一般涌进殿内。苌樱轻巧的避开了攻击,她一把夺过了士兵手中的剑,将其插进了身后冲过来的士兵身体里。另一个士兵举剑迎面劈向天才与子渊,天才抱着子渊飞向空中,接着一脚将其踢倒在地。苌樱的招式柔美却不失攻击性。

“放箭。”崎风一声命下,一排排利箭向苌樱几人俯冲过来,苌樱退到后面,拉着子渊的手,三人破窗而出……“想逃没那么简单。”看见倒在地上叫疼的士兵,崎风一阵气愤,“没用的东西!”崎风显然有些生气,紧追了出去。

苌樱带着天才和子渊逃进了御花园里,看着尾随而至的崎风,苌樱突然盘旋着飞向空中,就如同在樱花谷中一样,苌樱在空中轻柔得就如同一只蝴蝶。御花园里的花瓣漫步在空中,就好像在此刻被赋予了生命,随着苌樱的步子,形成一条长长的花带围绕在苌樱的四周。

“樱花三绝阵?只可惜你还没练到家。”崎风刚看出端倪,就见花瓣如同流星雨般地向他打来,天才也在这时候奏响了音符。崎风被花瓣迷乱了眼,看不清前方,就在崎风拔剑劈开眼前花瓣之时,苌樱突然从手中射出一颗石子,崎风向下一闪,苌樱连忙攻击,不给崎风留下一丝反抗的机会。

苌樱看着崎风,从腰间取出一瓶花蜜,洒在了崎风身上,崎风连退几步。此刻,苌樱趁机带着天才和子渊飞上了屋顶,就在崎风准备追击之时,不知从什么地方来了一大群蜜蜂,拦住了他的去路。看着已经逃得不知去向的苌樱等人,崎风心有不甘,可是却被蜜蜂绊住了手脚,抽不开身。

崎风好不容易解开了蜜蜂的重重包围,回到了大殿,所有人都离去了。天佐在一旁,看上去似乎心情不是很好,轩辕齐也什么话也没说,脸色严肃地坐在龙椅上。

“臣无能,让他们跑了!”

“知道是谁吗?”

“宇文天才,长孙子渊带着太子妃逃了。”

“什么?”刚才还有些酣醉的天佐突然间酒醒,“你说苌樱跑了?”

“有什么大惊小怪?没有一点做太子的样。”轩辕齐厉声斥责道,“没事,就算他们逃出去了,‘一字天’的人也不会放过她们的,崎风也累了,先退下吧!天佐你也退下吧!”

“臣告退!”崎风退出殿外,天佐也蹭着脚头也不回的负气而去。

苌樱带着天才和子渊跑到了一个废弃的大宅子里,见没人追来,方才放心。看着天才和子渊,明明只有几日的分别却如同三年五载,那种感觉难以言喻。

“子渊,今天过后你就成年了,姐对不住你,让你的成年仪式这么寒酸!”苌樱摸着子渊的头,眼角闪烁着酸楚的泪花。

子渊连忙摇头,立马跪在了地上,向苌樱和天才磕了一个响头,无邪的眼眸里淌出了坚毅的泪花,从这一刻开始,子渊知道了自己一定要学会保护好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能给苌樱和天才增添麻烦,仿佛一夜之间就长大了。

看见现在的子渊,苌樱和天才都不禁想起了自己的成年仪式,与此刻形成了天然的反差,心里顿时不是滋味。原本磕头是要向三位谷主磕的,现如今,事态无常,他们也别无他法。

苌樱取出了一根银针,天才将子渊的上衣脱下,按住了子渊的双臂。

“刺完这个刺青,你就算是真正成年了,不知不觉子渊也已经14岁了。子渊你要记住我们三个人肩负着为樱花谷报仇的使命,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哭。”说着,苌樱在子渊的左肩膀上扎了一下。子渊咬着牙,双手紧握着天才,失语的他叫不出来,那份痛却真真切切的存在着,一针,一针……子渊忍受着,没有皱一下眉头,那份痛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他要报仇,要坚强,要长大——不辜负他对清晨的承诺。

直到天亮,刺青才完成,子渊比想象的要坚强。“我除了给你刺下樱花,还给你刺了一个字——一个‘仇’字,是为了让你不要忘记……”苌樱抚摸着子渊肩上的刺青,心中一阵感慨,却只化成了那一个字——仇。苌樱替子渊穿好了衣服,却见子渊的衣服上破了一个口子,看着那道口子,苌樱心里难受极了,可子渊却拍了拍胸脯,仿佛在说:没事。

“姐,是不是应该把‘樱花三绝阵’的另一绝传授给子渊,还有三叔的武功……”

“以后再说吧!子渊功力尚浅,虽然樱花三绝需三人各练一绝,一起使用才能发挥极致,但是如果功力不够是无法成功的,这一点,天才你应该很清楚,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你脑子里的武功全部学会,至于今后,姐也没想过,我们先去找禹航世伯,让他以武林盟主的身份帮我们找到仇家。”

“禹世伯和爹他们是生死之交,这点忙他应该会帮忙的,等找到了仇人,报了樱花谷的血海深仇,我们再慢慢重建樱花谷。”

天才和子渊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苌樱很是欣慰,看着三个人又聚在一起。

而在‘刹’宫,大家一大早就被宫主召集到了圣殿,妃萱与千陌也恰好赶了回来,大家都匆匆进入圣殿,郝却没有发现文伽的影子,心里一阵失落。

妃萱看见郝别提多高兴了,完完全全忘记了一路上陪她回来的千陌,千陌看在眼里,痛在心中。

“属下恭迎宫主。”宫主从空中降下,躺在了玉床上,所有人都恭敬地站在那里等候宫主的指示。

“你们有什么话要说的就赶紧儿说吧,难得所有人都在这里,除了文伽执行任务以外!”宫主一阵乐呵,大家都不难猜测宫主开心的理由,肯定是神功练成了。

“禀告宫主,欧阳苌樱等人顺利的逃出了皇宫,而且最近大旱,很多灾民都无家可归四处流浪,轩辕齐却没有任何动静,至于‘一字天’,我们也顺利的引起了轩辕齐的注意。”宇霜像例行公事似地禀告着最近发生的事情。

“让千陌的‘一字天’去吸引轩辕齐那只老狐狸的注意力,你们今后活动就更加方便了。”

“宫主,妃萱不明白,为什么不彻杀了欧阳苌樱一干人等?”

“属下也有些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去干涉朝廷,只要统一武林不就好了吗?”千陌询问着,立马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

“你们认为本宫安排的全都是些烂棋吗?原以为你们跟本宫这么久多多少少会学到一点,算了,本宫就告诉你们。之所以不灭欧阳苌樱等人是为了利用他们把武林搅得天翻地覆,顺便要是能够得到樱花谷内收藏的武功绝学与天下情报,那我们更是如虎添翼。至于轩辕齐,你们以为他会把武林拱手相让吗?这么多年来,那老贼不也一样在盘算着怎么把武林纳入囊中吗?”

“宫主教训的是,属下明白了!”妃萱不明白为什么千陌要顶着惹怒宫主的危险问那么愚蠢的问题,或许她真的不明白。

“现在欧阳苌樱逃出来,眼下他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去投奔她姑父狄庄,要么就是去投奔禹航。晓风,如果你是欧阳苌樱,你会选择哪一条?”

“按理说投靠狄庄或许可能性会很大,毕竟是自己的姑父,还有自己亲姑姑帮忙,相互之间有个照应也方便的多,可是狄庄不是武林中人,欧阳苌樱应该不会把狄庄牵扯进来。反而禹航就不一样了,凭借禹航武林盟主的威望,动员全武林的同道寻找仇家要方便快捷得多,如果我是欧阳苌樱,我会选择投奔禹航。”

“接下来的事情你应该怎么做了?”

“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去办!”晓风说完摇曳着身姿,脸上挂着阴邪的笑靥,转身离开了圣殿,显得异常的兴奋。

“你们先退下吧!宇霜留下!”

“是。”所有人都离开了,圣殿之上只剩下了宇霜,人如其名,标准的冰美人儿,如同带刺的玫瑰。

“宫主有何吩咐?”

“本宫要你密切留意宫里的动静,这一点做得很好。但是本宫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祖母不久前已经去世了!”

“怎么会?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虽然你是收集情报的高手,可是你却一直排斥着关于殇家镇的情报,所以不知情是自然的。”

“消息是真的吗?”宇霜双唇颤动,无法相信,也不敢相信。

“本宫何时骗过你?”

确认了消息,宇霜只觉得头顶被雷劈了一下,“怎么会这样?祖母武功盖世……这么说我身上的蛊毒?”

“本宫完全明白你的心情,但是你祖母年事已高,又要打理殇家镇上下大大小小的事情,也算是寿终正寝。虽然本宫知道你的想法,本宫让千陌陪你

《刹》精彩评论

    p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